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6年11-12月

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

2006 年 11(12) 月


感恩

康旭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是我在St. Pete過的第三個感恩節了。因為工作的原因,三年前的夏天我從Orlando 搬到了這裡。剛來的時候,很不適應,因為在這裡人生地不熟。這裡的教會我雖然來過幾次,可是見到的都是陌生面孔,總覺得不如Orlando教會的弟兄姊妹們親切。所以一到周末,我就常常回Orlando。固然能繼續在從前的教會聚會,我很開心,可是不知為什麼,心裡總覺得有點不太踏實。

 

就這麼持續了兩個多月,直到一天,一位在Orlando教會的阿姨提醒我說“ 既然神把你帶到了St. Pete,就一定有祂的旨意。雖然你回來,我們很高興,但也要順服神的帶領,參加當地教會敬拜和服事才對啊… ” 聽到這裡我恍然明白,這幾個月來一直纏繞在我心裡的不踏實,原來是因為在神的旨意前,我沒有順服下來。我曾試圖以教會形式上的不習慣,人際關係的陌生等種種理由,來說服自己迴避在當地教會的肢體生活,然而我卻忘了,來教會的目的是來敬拜神,而不是參加社交活動!而且這一次搬遷的經歷也讓我認識到,只要是真正宣講神話語的地方就是神的家,在神的家裡並不分St. Pete教會,還是Orlando教會,或是華人教會還是美國教會。環境的變遷可能會把我們分散到各地,但卻不能把我們與神的愛隔絕。如果我們真正尋求神,謙卑順服祂的帶領,而不是以屬世的標准去挑剔神的家,那麼不管明天我們會搬到什麼地方,我們總可以找到一個充滿主愛的教會。

 

于是我漸漸的開始參加此地教會幾乎所有的聚會,包括星期三的基要真理,星期五的查經班,星期天的主日學,禱告會和主日敬拜,詩班練習,還有每個月一次的Sarasota的查經班。雖然每個星期都過得忙忙碌碌,但卻因為從這些聚會中得到的養分,我靈裡的生命在一天一天的成長著。

 

星期三的基要真理,讓我學到了很多所謂“ 乾糧”的知識。這些知識雖然看上去很乾澀,但卻端正了我以前對神和對神的救贖的認識。我們的主曾教導我們要把房子建立在磐石上,不要建立在沙土上,“ 免得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主耶穌所比喻的房子就是我們對神的信仰,只有把這信仰建立在“ 真知識”上,我們才能在面對人生中各種誘惑和試探時,不至於跌倒,而與神的愛隔絕。感謝神,也感謝很多弟兄姊妹,讓我加入到基要真理的學習中,為我提供了一個學習“ 真知識”,認識神的寶貴機會。

 

星期五的查經班上,我們一直在學習關於禱告的功課。以前我總認為禱告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以為就是把自己想要的告訴神,和神說說話而已。可是通過一年多的學習,以及弟兄姊妹之間的分享討論,我認識到了神的主權,神的永不改變。正如聖經教導我們的,“ 祂的旨意安定在天”,不是靠我們的禱告而可以更改的。禱告其實是把自己交托給神,因為我們原是主用重價贖回來的,我們禱告不應再按著自己的私慾,而應該按著神的旨意,惟懇求祂的旨意成全,同時也給我們一顆謙卑順服的心。

 

星期天的主日學,禱告會和主日敬拜也讓我受益很多。它們讓我知道了肢體裡的需要,也時刻提醒我要過一個行為和信心相稱的生活。雖然早上會早起一點,而且主日學還要求背誦整篇經文,但我知道這是我需要的。因為主的話就是我們生命的糧食。每當聽到年長的伯伯、伯母們把整篇經文背得一字不漏時,我心裡只有感謝神,感謝祂將一顆飢渴慕義的心放在我們心裡。而且,藉著這看似嚴格的要求,如今聖經中很多經文已不再是寫在書上的字句,而成了印在我腦海裡的神的話語。每當我默想神時,這些教導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即使在黑暗裡,我也不再害怕,因為主已明明的告訴我,祂與我們同在。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過去,這些聚會已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同時弟兄姊妹們對我的關懷,也讓我漸漸融入到這個教會的大家庭裡。主說,祂是葡萄樹,我們是枝子。我們只有常在祂裡面,祂的愛就常在我們裡面,叫我們的喜樂可以滿足。離開了樹的枝子,結果只會枯乾。很感謝神,讓我無論在哪裡,都能遇到很多關心愛護我的弟兄姊妹。我雖然是一個人在美國,但他們的愛心,卻讓我時時刻刻都能感到家的溫暖:星期三,師母總為我們準備了晚餐;上課完了,我們也總會得到一份Crystal 阿姨忍著病痛為我們做的便當;星期五,很多姊妹準備的點心常擺滿了桌子;而周末,阿姨們的家也成了我常回的家…

 

我的父親還沒有信神,可是在每次的電話裡,他常會對我說,願你的神保佑你平安。是的,我們的主的確給了我們這樣的應許,祂說,“ 你們在我的裡面有平安,但是在世上你們有苦難”。是的,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神也未曾應許花香常漫。但祂卻應許,祂對我們的愛是永不止息的。在過去的一年裡,我也遇到過很多病痛,很多工作和生活上的不順利,也軟弱過,苦悶過。當醫生告訴我,我的右眼已無法再回復到原來的視覺時,我甚至責問過神。但我想到了舊約裡的約伯,在經歷過傾家蕩產和家破人亡的災難後,他仍然能夠讚美神;我也想到了Crystal 阿姨,跟從主的近10年也是她在病痛中煎熬的十年,雖然她每時每刻都在疼痛,卻仍不放下任何一個聚會的機會,仍然將她的愛心源源不斷地送給那些需要的人。想到這些,我明白了,苦難也是神給我們的一個功課,苦難也值得我們去感謝神。因為我們往往在苦難中更加親近神,裡面的生命也得以被鍛煉。

 

有一首歌叫《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我知道,主在我們生命中的恩典其實是數不勝數的,但我們卻可以為每一件事情感謝神,這樣我們的每一天都不再是普通的一天,而是感恩的節日。感謝神,求祂繼續帶領我們。

 

 

長憶父親永感恩

燕君

 

臺灣居,養我育我教我---劬勞辛勤無怨尤

美國旅,伴親伴行伴醫---昊恩何能再幸臨

 

十二月十二日是父親辭世周年紀念日。仿佛不久前,還伴著父親,何意瞬息間他已走了!一年來內疚、自責與感恩交織,雖有千言萬語在心頭,卻總是不能下筆。

 

父親半生軍旅,飽經戰亂,物資上清貧慣了,但卻從不改他的敬業樂群,也不放棄任何幫助人的機會。雖然常時住在軍方配給的宿舍裏,特別是初到臺灣那幾年,家中食指浩繁,生活艱苦,不時需靠典當母親有數的首飾交學費。但不論甚麼人來求甚麼,他總是急人所急、傾囊相助。不久前清理他近幾年收到的書信雜物,發現許多從浙江、從四川、從臺灣來的信都是謝函:謝謝他持久的捐項,謝謝他的關愛、幫助,謝謝他的為人謀事而忠心到底… 其中有我們認識的親友,卻有許多我們不認識的陌生人。

 

父親尚勤儉,嗜讀書,愛唱歌,是個十足的性情中人。我們有幸,在童年時,外婆來與我們同住,幫助理家、辛勞鞠養孫輩,達四十年之久。外婆也何其有幸,有父親這樣一位愛她、顧念她、侍奉她如同侍奉自己母親的好女婿。外婆辭世後多年,每一提到她老人家,父親總還會眼眶溼潤,唏噓不已。他對外婆的敬愛有加,成為親友間欽羡的美談。

 

整理著父親生前衣物,發現兒女及友朋送他的衣服,禮物,都原封未動,仔細地一一收藏著,好偉大的仔細!他不捨得自己穿用,總想留給兒孫兒們享用。自己卻常年穿著老舊衣服,用著從臺灣帶來的舊物品。這就是父親:總是貧窮自己,好給人豐富和喜樂。

 

父親一生清廉狷介,看重對先民優美文化和傳統禮俗的傳承、實踐與發揚。中年後,被神的愛和大能吸引,信了主耶穌,更是以奉行基督柔和謙卑的愛為宗旨,常常以詩篇二十三篇為樂,以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四到八節自勉自勵,並向親朋好友傳揚福音。

 

過去兩年父親健康常出狀況,身體漸弱。但他不願驚動家人,依舊日常的作息。每天早起晚睡,呵護母親的起居。仍然操心牽掛兒孫友朋,少顧到自己。每次看了醫生回家,都是虛弱得不得了,他毫無怨尤,只抱歉著怕麻煩累著了家人。有一天他說到不因人曾有過的瑕疵、過失,而否定其人,總要留給人機會,盼望他的最好。父親不是不諳世態炎涼,人心不古,他只是篤守著信望愛的信條,凡事包容、凡事盼望地接納人。他說知識雖好,但要能按照雅各書所說的去行,才能成為發光的燈台。他辭世後,不斷收到悼詞和惋惜,令家人意外又感動。父親的一生讓我看見:給予和關心人,是喜樂的泉源;放下恨怨、咒詛,換為饒恕,是平安的開始。而死別中止了一切的愛恨情仇,人又何必太計較呢?

 

感謝主,父親被祂接去,是神在祂全智全善裏的美意:讓父親歇下地上的勞苦,回到天家安息主懷,等候來日與親友再聚。雖然他的形體不在世上,但留給我們無價的遺產、是他那來自神的典範、和基督捨己的愛。父親得享福壽,在家中度過愉快的一天而去,應該是家人朋友都感到欣慰的。而他的為人、生活,他的音容、笑貌,仍然神采矍鑠地活在每一位認識他的朋友、晚輩、和家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