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6年5月

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

2006 年 5 月


母親的心

弟兄去傑城領了聚會,帶回來Timothy弟兄左膝後面長了毒瘤,正作化療的消息。据告醫生給他兩個選擇:1)鋸掉左腿,確保生命。2)手術挖出毒瘤,繼續化療。但後者會有風險,若是癌細胞回來,生命堪慮。醫生請他考慮,到三月三十號要有答覆,決定好預備四月二十號左右作二者之一的手術。

Timothy經過無數次的禱告,覺得神的應許是“ 這病不至於死”。又相信神的應許應該是完全的醫治,那包括保全他的左腿。但是妻子帶著幼小的女兒,想都不敢想像若是失去丈夫,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

這期間弟兄去了趟中國,回來得到Timothy留話,因高燒又住進醫院。電話過去禱告後,知道那毒瘤繼續增長中,影響到周圍的神經和肌肉,越發感覺到它的壓迫力,使得舉步擡腿更加困難。原本不想驚動父母,免得他們擔心挂慮的Timothy,不得不告訴了他們。一方面怕萬一,他們不能接受;一方面也實在需要他們在精神和生活上的支柱。

四月初弟兄電話問候。Timothy爲了妻、女、父母,本來在三月三十號心中已決定“截肢保命”。而醫生了解這是個極難做的決定,所以把限期延後到四月中以後,同時繼續化療,看是否有任何轉變的跡象。因此過去幾天他有機會參觀截肢復健中心,看見截肢者的痛苦,所謂的phantom pain,而且需要七、八個月才能過去,心裏又軟弱了,就愈難決定是否截肢。去作化療時間很長、很累人,但他母親一定堅持陪他去,不然不放心。等著等著,醫生來了。傷情的母親,帶著哀求的眼光,指著他,用她有限的英文向著醫生喃喃重覆說“My Son! My Son…”。電話那一端,Timothy已是泣不成聲…。

 

(編按:神既然讓您,親愛的讀者,讀到此文,懇請多多為Jacksonville, Florida 的Timothy洪弟兄代禱。)

我想到主耶穌的母親。

 

當耶穌頭戴荊棘冠冕,被釘在十字架上時,門徒與信徒因懼怕都一一逃走了。許

多人譏諷嘲笑祂說,「你若是猶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路23:37);「…你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吧!」(太27:40 )

 

   這時候,十字架下面站著的馬利亞必然是哀思如湧,心裡反覆思想。她怎能忘記,當初天使預告她將從聖靈懷孕時所說的話:她將懷的孩子是要傳承大衛王位的? 怎能忘記公義又虔誠的西面的祝福,和女先知亞拿在這事上的印證?又怎能忘記神如何以恩典和權能,在耶穌成長過程中證明這個預告?她確實知道自己的兒子就是 先知預言的王,和救世主。因為她已經歷了神的權能。

 

  而現在兒子耶穌卻被釘上十字架,門徒都逃離分散了。

 

雖然當年西面是對她說過:「…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但馬利亞千萬沒有

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竟然會是兒子耶穌被殘酷地釘死在十字架上!此時此刻神在哪裏?祂的權能又在哪裡?

 

耶穌在十字架上,臨終前,親自把母親託付給唯一站在十字架下的門徒約翰。身為母親的馬利亞必然心腸碎裂,悲痛欲絕。但她卻忍痛站在十字架的陰影下,一直守著兒子,在祂奄奄一息的最後六個小時陪伴著祂,不停地哀喚著:「我的兒啊!」  

 

我的兒啊!為什麼你的結局會是上十字架?兒子啊!你的死跟你要做王,成為百姓的拯救有什麼關係?神哪,你在哪裡?你的權能在哪裡?我兒啊…不要叫我走,我不要離開你,我是你的母親,要陪著你受苦…。

 

直到主耶穌復活,馬利亞至少經歷了三天柔腸寸斷的悲慼。為什麼?為什麼?神的愛呢?為什麼允許…?

 

  身為母親,親眼看著兒子受苦離世,馬利亞當比任何人都悲苦----她疑惑,她的心被刺透,她心碎欲死。但是馬利亞卻仍然堅強勇敢的陪伴著兒子耶穌,一同受盡十字架上最後的煎熬 ,也經歷了基督復活的喜悅和安慰。

 

母親的職分是神的選召與恩典,馬利亞那永垂不朽的堅強,也是因著她有普天下共同的母親的心。

 

母親的禱告

 

一生服事神直到現今的史溫道牧師(Charles Swindoll),在他的一篇“母親為我的禱告”短文中説到,在他生命中的一段關鍵時期,他母親如何不斷地在神前為他代禱,使得同時也在神面前尋求的他,從神得到光照和感動,決定奉獻自己,一生服事神,為神所用。

 

“一九七一 年母親被主接囘天家,留給我她擁有的一本早期英國牧師邁爾(F. B. Meyer)寫的書。一天晚上,當我打開書來準備讀時,卻發現對我說話的不是邁爾牧師的字句,而是媽媽在每次讀完後,寫在書頁上的她的心得和禱告。等我翻到書底末頁時,又看見她記在上面的日期,‘一九五八年五月八號讀完全書’。

 

一九五八年,一九五八年…。記 憶把我帶回到南太平洋的一個小島上。那一年,還是陸戰隊員的我,在那小島上孤單寂寞地過了好幾個月。那年的五月,我的屬靈旅程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事後, 我在日記本上寫了下面的一段話,‘主已經讓我信服,我當以事奉祂。我應當開始為著一生服事主好好計劃裝備自己。’等我一頁頁細讀完了母親的手記後,才知道 在我遠離家門的那些時日,她是如何不住地為我禱告祈求----滿了她對我靈命健全的萬分關心,和她對我生命能蒙神賜給上好福分的願望。”

 

我想到聖經裏撒母耳的母親哈拿;想到聖奧古斯丁的母親莫尼卡;也想到自己的母親…

沒 有真正算過有多少年了,每天早起的父親,從來不會忘記先為母親打開後玻璃門上的插栓,知道她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出到後面加蓋的小間内,安靜地跪在窗前, 獨自與神親近、交通、向神禱告。有時因事務稍早過去他們家,總看見媽媽跪在外間,知道她正在禱告中親近主,仰望依靠神的賜福。

 

母親自從來到美國後,就看見兒女們各有不同的難處和需要。信主以後的二十年,漸漸學會,唯一可靠能緊緊抓住的,只有主耶穌,而且在主裏越來越覺得甘甜。後十年如一日,每天早晨一起床就先禱告親近神,不斷的為家人親友、主内肢體有需要的、以及國事政局禱告。

 

一 次,來電話訴説了許久,我建議她我們二人一同跪下禱告。母親毫不猶豫地就開口感謝讚美神,像孩子那樣單純的,把心中的負擔,一樣一樣帶到神的面前,向神傾 吐,向神祈求。她先為在美國的兒孫們,從北到南,一處一處,一家一家,一個一個地提名禱告:“在馬利蘭的…,在維吉尼亞的…,在亞特蘭大的…,在甘茲維爾 的…,在奧蘭多的…,在聖克勞的…,在邁亞米的…”。然後,“在臺北的…,在左營的…在四川的…”。我希奇,好些原本與她毫無相關的地名,她竟然都能記 得,而且說得如此琅琅上口,好像在說她自己的家鄉似的,只因那些地方有她的所愛。隨著她提到的一個個名字,我的眼前和心中就湧現出一張張熟悉的面孔。那一 刻,我忽然體會到,這些個名字必然也同時呈現在神的面前,神的心中,就像亞伯拉罕為羅得祈禱的結果一樣。啊!原來這就是代禱的秘訣。

 

神真的聽母親的禱告,以祂的祝福,化解了許多原本看來不可能的難處。也賜能力使母親能向兒孫和友朋傳福音,希望他們都能接受主耶穌,成為神的兒女。每天的讀經、唱詩、禱告,使母親在父親辭世後,可以以信心將愁苦轉化為盼望,成了她得安慰和喜樂的泉源。

 

爲著所有禱告的母親,我感謝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