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5年12月

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

2005 年 12 月


喜 樂 的 心

 

箴言17:22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詩篇16:11 『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人可以有許多的財富,但惟有神能使人“ 富足”。常常我們會看到有錢的人,但很少見到富而能足的人;反而常看到有錢卻不滿足,拼命的聚斂,搜刮的人,就像聖經形容的“ 乾渴”現象。

 

約4:13-14『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屬於主的人,可能在地上所有的不多,但他能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詩23:1)

 

當人蒙主將生命的道路指示給他,又能按照主的旨意生活,知道自己是討主喜悅的,他才能身、心、靈都滿有喜樂,得以安居在指望中。

 

獲得喜樂的心跟一個人的屬天智慧有關,是一種充滿智慧的好習慣。他知道自己心情的變化,能對自己客觀,靠主幫助控制心情,才能進一步控制環境。他有自己的努力方向,能自我肯定,不必靠別人來肯定他。有喜樂的心的人,為那一點“ 喜樂”,讀過多少神的話、經過多少禱告和默想、受過多少磨練。他經常有好心情、做善事幫助人、使人接近幸福人生、豐富人生。主耶穌是最好的榜樣,他說:『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但信徒在世上,不免有苦難,而且比世人有更多的苦難,因為要加上同主受苦的分(啟1:9)。受造的人有限,又是脆弱失敗的;加上死後還要受審判,在神的震怒之下,如何能站得住呢?什麼是我們能得喜樂生命的道路呢?

 

詩90:15『求你照著你使我們受苦的日子,和我們遭難的年歲,叫我們喜樂。』

 

惟有在信心中靠聖靈行事,才可行走艱難的十架道路,而得保守安穩,不至於滑跌(詩18:33)。神賜恩給義人,讓他能堅信那位與我們立約的神,是信實可靠的,有恩典、有憐憫、常常施恩。使他完全倚靠主,得到從主來的力量,雖處艱難而能夠得勝(賽40:29-31),才能因主而歡欣。

 

由於人性敗壞,恩賜越高的人,敗壞的機會也越大,連使徒保羅也有『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的危險。愛我們的神,不得不及時以刺加以約制。

 

刺帶給人痛苦,所以沒有人喜歡。但這是從慈愛的神來的,是出於祂的恩典。祂不願意祂的兒女以恩賜為自己的成就而誇口,就加上“ 恩刺”,提醒人學習倚靠神。要保守自己在祂的恩中,不至狂傲自高。

 

保羅少年有成,而且『被提到第三層天上去』,在『樂園裏聽見隱秘的言語,是人不可說的』(林後一二:1-6)。這極大的恩賜,是出於神特別的揀選。但為了免得人忘恩,就免不了有神的“ 恩刺”。保羅稱他身上的刺為『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 ,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祂對我說:‘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7-10)神沒有聽允保羅所求,是為叫他知道自己何等軟弱,力量有限,而投靠主。甚麼時候有了自高的傾向,刺痛就提醒他:“ 是主”而退到主的裏面:『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人必須謙卑在基督裏面,才是最安全的。因此保羅能說:『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

 

加5:22-23 『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

 

順著聖靈引導,結出聖靈的果子,這是脫離罪惡權勢最有效的證明,也是成熟的表現。在基督裏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不是放縱情慾、任意而行,而是使人能靠聖靈行事,有永遠的喜樂。

 

林後13:11 『願弟兄們都喜樂。要作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如此,仁愛和平的神必常與你們同在。』

 

 

父 親 的 心

 

 

父親遽然被主接去天家。雖然知道遲早難免,理智上知道他老人家歇下地上勞苦,安息主懷好得無比,情感上卻是依依。在不捨的哀惋中,思念如潮卻不能成文,再痛悔的詞句也無法寄托我對父親刻骨銘心的自責。想到自己沒有在父親生前晚年時多陪陪他,真正關心他,跟他說話,聽他說話,多盡一點孝道,實在太虧欠我的父親了。難過遺憾卻是沒有機會可以彌補,這種後悔莫及的傷痛,豈是筆墨可以形容的?

 

在 無盡的思念中,浮現腦海、心中的都是父親養我們、教我們的親切回憶。父親原本可以留在臺灣過舒服日子的,但他顧念在美國孩子們的艱難和重擔,以七十六歲的 高齡,離開了他所熟悉的家園,來到這異國異地,只為了要來拉拔、幫助他的兒孫。他關心、投入每一個後代的生命,沒有一個問題不成為他頭痛的問題,沒有一個 擔子不挑在他的肩上,不擔在他的心頭。父親啊,十三年無盡的難處和重擔,壓得你白髮蒼蒼,壓得你彎腰駝背,壓得你非要依靠神不可……

 

當我為父親感謝神,以酸痛的心,含淚的禱告將我地上的父親,交托在天上父親的手中時,天父的光照,讓我省思:我對地上的父親所虧欠的,是否也就是天上父親被我忽略的心腸?

 

天父愛我,也歡喜我能愛祂,常來看看祂,在祂跟前坐坐。

天父歡喜我跟祂說說話,告訴祂我心中的喜樂或愁苦---要我信賴祂。

天父也願我能陪祂散散步,聽聽祂心中的重擔和憂傷。

天父多愿意常來看看我,是否會被我以“ 太忙”拒絕而感傷?

天父希望我能以溫柔的心愛弟兄姊妹,我是否卻以自己的標準要求人?

天父的心是否因我而失望、而孤單?

 

天父卻仍然以永不止息的愛愛我!

 

天父看到我歡喜與祂同在、相交時,天父的心是何等地滿足。

 

哦,求你使我更愛你,慈愛的天父,更多愛你!

 

(燕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