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4年9月

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4 年 9 月


他山之石

曾姐妹

 

上個周末 D.A.Carson博士(註)到我們這裏來講道,聽完他的信息,我好受感動,也深深警惕。這位講員很坦白、很誠實,一開始就承認他自己有諸般的軟弱和不足,但靠著基督的能力,在主的愛裏,心中有負擔、願意尋找在心思上、心靈上都清心愛神的人,把福音的真理對他們講說清楚。他直言多神论的错误,以明晰的思考力、令人信服地說明救恩是藉著基督、而且唯靠基督所賜下的。指出當今流行在基督教界的一些新學說、新時髦,都有偏差,信徒要特別小心。

 

他舉例說到有關心靈重整技巧(Rebirth Tech)的題目。倡導這種學說的人,要大家相信,人如果在出生時、或是幼小時受過委屈、虐待…等,那個創傷會埋伏在潛意識中,不自覺地成為日後心中的恐懼、苦毒、抱怨、晦澀…等惡質的罪,需要去上他們的課,學他們的技巧,才能得到全然的醫治而釋放。他明說這根本是撒旦的詭計!以弗所書3:16-20, "… 求祂按著祂豐盛的榮耀,藉著祂的靈,叫你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裡,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難道向人傳基督那長闊高深的愛、和神能力充滿在我們心裡的純正福音,還不夠嗎?還要不斷地用我們的新技倆來修正,使福音現代化?就比方說:福音要加上心靈重整才夠?

 

撒旦知道明著要愛主的人離棄神不容易,所以開始傳佈牠的新技倆時,只在真理上先偏離一點點,讓聽的人不察覺。但是,不停繼續傳下去的結果,5度 變10度,10度變50度,越變越大,到最後就讓聽的人慢慢完全偏離了福音。所以,講員強調,我們若聽到什麼新學說、或看到什麼新時髦,如果不是以基督為中心、也不高舉基督,就要特別小心。

 

他提到不論講道或傳福音,神學上不能有稍許錯失,比如二元論的說法,就不合聖經真理。他尤其強調對神主權的認定,是使人明白神的榮耀、神永遠旨意、和祂的救贖……的一切基礎。因為萬物是因神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所以惟有祂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直到永遠(啟4:11)。

 

聚會雖然過去了兩三天,神藉著講員所說的話、卻一直縈繞心頭,提醒我自己對神的虧欠。第一,我就像他說的,因為是女人,比較感性,看見他人理性地在神學上打轉,常不屑一顧。心想只要能多多帶人信主,就算神學上有一點差錯,也無傷大雅,反正慈愛的神一定會原諒的。但他說的不錯,神學上不能錯,免得差之毫里、失之千里。

 

再者,當初我讀神學院選修輔導,是顧及兩方面:一方面藉著世俗心理學,可以得到社會的認同;一方面讀個神學院的道學學位,有神學基礎,比較容易進入福音機構工作。藉機構之助,影響面更廣,可以更多幫助人。可是,讀了快兩年,覺得好像是死胡同一條。因為神學院和各種福音機構都有許多限制,都受政府的管制,很難正面地傳真正的福音。表面上輔導好像有一點果效,但是除非傳純正的福音,人的內心最深處、仍然得不到真正的幫助。心理學在某種程度上能幫助人;輔導學的方法有些也可採用。但是福音必須傳得全備,不能有任何的偏離和犧牲。

 

而這期間,課業上忙得沒有時間靈修;生活圈子、交誼對象都拘限在神學院,也就沒有機會傳福音,不曾實際地幫助人。這些都與當初神給我的負擔、與我想作的相反,我很對不起神。而且,只求自己的知識,無暇體會神的心腸,我實在對不起神!我覺得自己應該有些調整、有些改變,或者暫時休學?請為我代禱,求神記念。

 

(註:Donald A. Carson是芝加哥三一神學院的新約教授,著有新約導引等四十五本書,其中最有名的得獎著作是The gagging of God. 他也是Telling the Truth 雜誌的主編。)

 

記住不該忘的 傳說一摘

兩個朋友在沙漠中旅行。旅途中二人吵了一架,兩人中的甲打了乙一個耳光。被打的乙深覺受辱,一言不發地在沙子上寫下:" 今天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個耳光。"他們繼續往前走,來到了一片綠野,他們決定在湖濱停歇休息。被打耳光的乙一不小心,掉入湖中差點淹死,幸好被朋友甲救了起來。被救起來的乙,拿了一把小刀在石頭上刻下:"今天我的好朋友救了我一條命。"一旁看著好奇的甲問他:"為什麼我打了你以後,你要在沙子上寫字,而現在救了你,你卻用小刀刻在石頭上呢?" 乙笑笑的回答說:" 當你被一個朋友傷害時,要寫在容易忘記的地方,風會把它吹散掉。然而,當我們被人幫助時,我們要把它刻在心底的深處。在那里,任何風都不能把它吹滅掉。"

 

朋友相處,傷害往往是無心的;幫助卻是真心的。忘記那些無心的傷害,銘記那些對你真心的幫助。你會發現,原來在這世界上,你有很多真心的朋友。

 

 

 

 

九 十 懷 思

廖廷忠書于美國休士頓二00四年六月

 

龍獅競舞慶猴年 悲喜哀樂各自演

鏡花水月隨緣逝 幾番風雨襲庭園 註一

神仙虎狗奔天下 錦繡河山收眼前 註二

壯志難籌徒悵惘 惜別舊雨投空營 註三

 

八年苦戰倭寇滅 萬民歡騰唱再生

蕭牆禍起干戈擾 退守台澎圖後援 註四

雲山海隔歸無路 午夜驚魂意纏綿

整經建武勢如龍 寶島復興享苟安

 

緬懷去日崎嶇路 喜結良人藤樹盟

連理怛怛滄桑渡 遨遊春秋六十緣 註五

浪跡番邦十三載 註六 移居美土享神恩 註七

萬有神赦萬民罪 四海縱橫處處亨

 

寶刀輕舞示賢才 稱許老人技不衰

欣然進入洋場夢 一覺醒來又十春 註八

人生如戲且莫痴 萬象雜陳笑老人

南柯一夢飄然逝 九十寒暑一簇煙

 

 

註一 河山色變,二哥全家遭冤歿,先祖創建巨宅因建路被拆廢

註二 參加大地測量,工作辛勞,生話浪漫,鄉民常以神仙老虎狗相稱

註三 一九四二年離測隊投效空軍工程機構

註四 抗日戰爭,內戰再起,退守台澎徒圖後援

註五 戰亂流離艱困中,與潛如在四川重慶倉率成婚,今屆六十年

註六 奉命率隊赴利比亞工作延續十三年半

註七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移居美國、並于一九八四年復活節受浸歸主

註八 來美後續在民營顧問工程公司工作逾八年,取得退休福利、安度餘年

 

(編註:廖伯伯、伯母現居休士頓。八零年代早期在本地聚會,夫婦二人 同於八四年復活節受浸歸主. This Chinese poem was composed by Brother Liao of Houston on his 90th birthday early this year. Brotehr and Sister Liao were with our fellowship in the early 80s. Both were baptized on Easter 1984 in Orlan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