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4年4月

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4 年 4 月


基督教信仰的真理性和價值

王泉 劉春暉

 

在我們還沒有信基督前,以為基督教信仰是迷信而非真理。當時我們不相信神,只堅信科學、人類的理解力、推理能力,和自己其他能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逐漸感到在真理的追求和彰顯上,我們所仰仗以上的一切都十分有限。

首先,科學的認知是有限的,而且在人類歷史上一直不斷的自我訂正。1858年達爾文首次發表了進化論的學說,這學說建立在混合遺傳的假設基礎上,就是說父母基因溶和產生新的基因在他們孩子裡面。但在1865年,奧地利科學家孟德爾發現了分立遺傳現象。今天我們知道,父母的基因完全獨立的拷貝到下一代。只是有的基因呈隱性,在下一代中看不見,而在第二代或第三代中可能呈顯性而顯現,這解釋了為什麼一些疾病會有隔代遺傳的現象。這一發現足以推翻達爾文關於魚變猿,猿變人的論斷。如果人類真是由魚到猿演變而來,應該有可能當魚和猿的基因在後代中呈顯性時,人類會生出魚或猿來。但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從未出現過這樣的事。因為被探索的宇宙是無限的,科學的認知注定是有限的。望遠鏡的使用讓我們明白有更多未知的星系。科學認知的有限性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它只能解釋世界上的一些事物是如何運作的,但不能說明為什麼是這樣運作的。諾貝爾獎獲得者揚振寧先生說:“科學之上是哲學,哲學之上是神學。”

再者,人類的理解力也是有限的,請看兩個曲解聖經的例子。第一是英國哲學家羅素的例子。馬太福音16章28節記載耶穌對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人子降臨在他的國裡。”羅素由此推論聖經是錯的,因為在使徒們死以前,神的國並沒有到來。可是,耶穌十二門徒之一約翰在死以前,看到了耶穌在天國裡的情形,並把他所見所聞記錄在啟示錄中。其實,從許多角度看,我們都不得不承認,的確有一些門徒在死以前看到了天國中的耶穌。所以羅素對這段聖經的批評和論斷,正表明了他理解聖經的能力是有限的。另一個例子是天主教關於聖經的誤解。由於聖經記載了神在地上的創造,而像托勒密和亞里士多德等著名科學家的誤導,天主教誤認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且是靜止不動的。所以當加利略宣稱地球是一直在轉動時,天主教認定他是反聖經的。其實,約伯記38章14節中早已指出地球是轉動的:“光照在地球上,有如泥上印印。”泥上印印就是“人鬼情未了”電影中轉動的泥碗的情景,與我們今天所知道的地球轉動的情景完全相符。因此聖經早在人們認識到這個事實兩千多年前就指出了這個真理,只是人們理解能力有限而無法領會而已。如果我們不假思索地接受這些誤解,那就如同瞎子領瞎子、完全迷失了對真理的認識。

此外,人類的推理能力也是有限的。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有關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邏輯怪圈。人們不信神,因為認為沒有証據顯示神的存在。然而,人們堅信神的不存在,卻完全沒有証據。世間萬物的規律普遍啟示著神的大能;聖經中多次記載神的特殊啟示;多少基督徒見証神在他們生命中的顯現與引領。面對如此多的見証,還堅持對是否有神不可知的人,是完全放棄推理能力的結果。而神不會因我們不承認祂,祂就不存在。

常常我們會盲目誇大掌握自己命運的能力。當聽人說神愛世人的時候,我們對自己說:“我很好,不需要靠神做我的精神寄托。”我們認為,只要努力學習和工作,我們就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可是有誰真的能掌控自己的生老病死呢? 我們能控制和掌握的實在有限。

由此可見我們所仰賴的許多事物的有限性。而聖經卻具真理性。聖經是由40多位作者、歷經1600年時間完成的關於神特殊啟示的著作。而其內容前後呼應,如出一人之手,若非來自神的啟示,是無法做到的。其次,聖經客觀的記載了歷史所發生的事件。多年來,人懷疑赫人是聖經虛構出來的種族。可是1906年,一位德國的考古學家BOKASKOY在今天的土耳其發掘出了赫人的遺址。其三,聖經早在科學能夠証實以前就闡述了許多宇宙的真理。前面提到地球轉動的啟示就是一例。其四,聖經中有許多人們無法理解的精確預言。例如寫於701-681B.C.的以賽亞書、14章23節有關巴比倫的預言:“我必使巴比倫為鳥的居所,成為沼澤。我要用滅亡的掃帚掃凈他。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539 B.C.波斯王古列征服了巴比倫,巴比倫從此消亡。19世紀初,考古學家挖掘出巴比倫遺址,發現巴比倫城一部分埋在水位以下,挖不出來,這預言果然成為事實。可見聖經中的預言驚人的準確,因此不可能是出於人,而是正如預言者所宣稱的是出於神的啟示。所以,無論科學、人類的理解力、推斷能力、還是人自身的其他能力都不能揭示生命的真理。只有緣於神啟示的聖經才能揭示永恆的真理。

那麼,基督教信仰的價值是什麼?我們為什麼需要神的愛?人世痛苦多於歡樂是許多人都有的一個共識。錢鐘書的小說“圍城”揭示出人生的許多奮鬥目標就像一座座圍城,城外的人想要進去,而城裡的人卻想要出來。告訴我們,人生大多數的追求都是虛空,即便所追求的得到了,也不能使人幸福. 即使我們生活中的目標一個個的實現了,生命中還是痛苦多於歡樂。

聖經告訴我們,這諸多的痛苦大多源自於我們的罪性。"罪"是人類否定自己是被造者的身份,而以自我為中心、背離神道的結果。雖然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裡應有盡有,他們卻想跟創造他們的神有同樣的權柄,而違背了神的話。可見,罪不單指某種行為,而且是指一種態度-以自我為中心而無視神的權柄。罪的結果帶來審判、懲罰、和痛苦。亞當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園與神永遠隔絕;死亡、辛勞和痛苦成為人類生活的一部分。今天罪裡裡外外的包圍著我們:在我們外面看到人們互相欺詐、互相殘殺、認為同性戀有理…;在我們裡面,恨多於愛、批評多於讚美、詭詐多於關懷、驕傲多於謙卑…。我們在罪中無助而絕望。由於人都自我中心,為自己的利益而活,沒有人能捉住大家都想要的幸福,只能吃到罪的苦果。結果是生活更加痛苦和絕望,我們生活的環境越來越差,新的怪病層出不窮,天災人禍不斷。

 

然而,神愛我們,願意救我們脫離罪的捆綁、進入永恆的喜樂和平安。因此道成肉身、來到世上,成了聖潔無罪的耶穌,擔當人類的罪孽,承受了我們應得的懲罰。祂受盡折磨與屈辱,被釘十字架,人要祂死,神也離開祂。三天後懲罰過了,祂死而復活,向門徒和追隨祂的人顯現,告訴他們,凡信祂的,即使死了,也要復活,凡聽祂話的,就有永生。

耶穌的神性,從多方面可以証實。謹舉幾例說明。耶穌所行的許多神蹟:醫治絕症;使瞎眼的看見;使死人復活;在海上行走;和止風息浪等等,都印記著耶穌的神性。除猶大以外,耶穌其他門徒大多為見証耶穌,殉難而死。其中彼得曾因怕遭害,在耶穌被捕、殉難時,三次不認耶穌。而在耶穌復活向他顯現後,被聖靈充滿,坦然無懼地見証耶穌。當他為耶穌殉道將被釘十字架時,自認不配與耶穌同樣的受死,而選擇頭朝下被倒著釘死。彼得如此的轉變,是因他真正全然相信耶穌是神,而不再怕逼迫。韓德爾在身無分文、全身重傷時,無助地祈禱說;“神呀,如果您不給我新的生命力,讓我死去算了! 主啊,我活在世上做什麼呢?”祈禱後,他得到了啟示,從而創作出偉大的“彌賽亞”曲。1742年當他在英國演奏這首曲子時,喬治二世竟然發現:“我算什麼王? 只有耶穌才是真正的王。”於是從座位上站起來直到聽完這首曲子。而喬治二世所統治的大英帝國是當時世界上的最大強國,他管轄的版圖是羅馬帝國的十倍。這些見証都証明了耶穌是神的兒子,我們信靠祂就可以因祂的救贖得永生。

再者,信耶穌會使我們得到前所未有的喜樂。丹麥人戚伯門是1829年興起的弟兄運動三位著名參與者之一。他出身富有,在20歲信主,從此事奉主直到99歲。一生中用基督的愛激勵了很多人。他見証說:“在被釘十字架的主耶穌裡面,我的心已找到平安,我也安穩在你大愛的懷抱中。”

您若仍有疑惑,可以向神禱告,祈求引領和啟示。耶穌說:“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馬太7章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