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3年8月

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 

二 零 零 三 年 八 月


我 今 日 成 了 何 等 人

出 生 、 並 於 香 港 長 大 的 我 , 從 幼 稚 園 、 小 學 到 中 學 , 都 一 直 在 天 主 教 學 校 讀 書 , 學 校 規 定 每 天 上 課 前 所 有 學 生 要 背 天 主 經( 主 禱 文 ) , 特 別 的 日 子 還 要 參 加 彌 撒 。 但 我 對 天 主 及 聖 經毫 無 認 識 , 所 以 天 主 經 就 好 像 書 本 中 其 他 文 章 和 故 事 一 樣 , 彌 撒 對 於 我 祇 是 學 校 的 活 動 之 一 , 是 為 了 要 守 校 規 才 參 加 。 學 校 對 中 學 會 考 生 的 要 求 , 是 要 選 考 聖 經 合 格 , 才 會 被 接 納 為 預 科 學 生 , 在 這 不 得 已 的 情 況 下 , 我 花 了 兩 年 的 時 間 , 讀 了 馬 竇 福 音 ( 馬 太 福 音 ) 和 宗 徒 大 事 錄 ( 使 徒 行 傳 ) , 並 在 中 學 會 考 中 取 得 合 格 成 績 , 但 因 為 其 他 科 目 成 績 不 理 想 , 最 後 仍 沒 有 被 本 校 取 錄 。 會 考 過 後 , 目 的 沒 有 達 到 , 所 以 兩 年 所 讀 有 關 聖 經 的 知 識 就 忘 得 一 乾 二 淨 。

因 為 中 學 會 考 成 績 不 理 想 , 沒 有 讀 大 學 的 機 會 , 祇 好 在 香 港 政 府 找 到 一 份 文 員 的 工 作 , 就 一 直 做 了 十 一 年 。 其 間 也 曾 經 嘗 試 進 修 及 轉 換 職 位 , 但 一 直 沒 有 機 會 。 雖 然 入 息 不 多 , 但 因 與 家 人 同 住 , 不 用 很 多 花 費 , 所 以 也 有 一 點 積 蓄 ,生 活 雖 然 平 淡 , 自 己 卻 覺 得 很 滿 足 。 家 裡 三 個 兄 弟 姊 妹 當 中 , 哥 哥 和 妹 妹 先 信 了 主 , 他 們 也 邀 我 去 教 會 , 但 我 自 覺 生 活 行 為 、 人 生 際 遇 都 比 他 們 好 , 我 雖 然 不 否 認 可 能 真 是 有 神 , 但 我 不 覺 得 需 要 祂 ,而 且 信 了 神 反 而 在 生 活 中 有 更 多 的 限 制 , 所 以 一 直 避 開 信 主 的 考 慮 。 其 間 也 有 同 事 和 朋 友 , 邀 請 參 加 佈 道 會 及 主 日 崇 拜 , 邀 請 多 了 , 覺 得 不 好 意 思 , 就 去 一 次 , 從 來 都 不 抱 認 真 的 態 度 。

感 謝 神 在 我 生 命 中 賜 下 一 個 人 , 把 我 帶 到 祂 面 前 。 親 戚 、 朋 友 、 同 事 的 邀 請 , 很 容 易 拒 絕 , 但 女 朋 友 想 要 去 聚 會 , 就 沒 有 什 麼 藉 口 不 陪 她 去 。 既 然 到 了 教 會 , 把 時 間 白 白 浪 費 了 , 也 是 很 可 惜 , 所 以 聽 信 息 的 時 候 , 也 有 些 得 著 。 後 來 參 加 了 基 要 真 理 班 , 在 那 裡 學 了 很 多 , 加 上 與 一 位 受 過 短 宣 訓 練 的 弟 兄 一 起 查 經 , 心 中 的 難 題 慢 慢 得 到 答 案 , 信 心 就 逐 漸 增 加 。 後 來 與 女 朋 友 感 情 成 熟 , 到 了 談 婚 嫁 的 時 候 , 心 想 如 果 這 時 信 主 , 好 像 是 為 了 娶 妻 而 信 主 , 所 以 到 結 婚 時 還 是 心 裡 剛 硬 , 不 肯 接 受 主 。 婚 後 大 約 三 個 月 , 就 是 我 生 日 那 天 , 原 想 與 新 婚 的 太 太 好 好 慶 祝 一 番 , 不 料 有 人 邀 請 我 們 去 佈 道 會 。 心 裡 不 太 願 意 , 因 為 覺 得 過 生 日 應 該 吃 喝 玩 樂 一 番 , 但 回 想 以 往 的 慶 祝 , 也 祇 不 過 是 一 剎 時 的 歡 樂 而 已 , 就 答 應 了 邀 請 。 當 天 的 佈 道 會 給 我 一 個 很 特 別 的 印 象 , 因 為 通 常 佈 道 會 的 信 息 都 很 令 人 扎 心, 但 當 天 的 信 息 對 我 來 說 是 平 淡 無 奇 , 毫 無 感 動 。 當 牧 師 呼 召 的 時 候 , 起 初 以 為 他 在 浪 費 時 間 , 但 心 中 開 始 思 想 , 這 為 何 是 這 樣 特 別 的 日 子 ? 原 本 生 日 的 慶 祝 , 變 成 了 佈 道 會 的 信 息 , 原 本 應 該 令 人 感 動 的 信 息 , 變 得 毫 無 作 用 。 心 中 自 問 , 我 不 是 相 信 有 神 嗎 ? 為 什 麼 這些 特 別 的 事 會 發 生 在 我 生 日 這 天 呢 ? 我 還 在 等 什 麼 ? 我 還 有 什 麼 藉 口 拒 絕 祂 呢 ? 其 實 在 過 去 一 段 查 經 的 日 子 中 , 很 多 以 往 攔 阻 我 信 主 的 結 , 都 已 經 被 解 開 。 到 那 個 時 候 , 我 再 沒 法 拒 絕 主 親 自 的 呼 召 , 就 憑 著 信 心 站 起 來 , 走 到 台 前 接 受 主 。

感 謝 主 奇 妙 的 帶 領 , 祂 不 單 賜 我 新 生 命 , 也 把 我 過 去 的 一 切 拿 走 , 讓 我 有 一 個 新 的 開 始 , 真 真 正 正 做 一 個 新 造 的 人 。 結 婚 、 信 主 後 , 神 給 我 機 會 來 美 國 讀 書 , 於 是 夫 婦 二 人 , 帶 著 四 個 皮 箱 , 就 來 到 美 國 開 始 了 我 們 人 生 的 另 一 個 階 段 , 從 以 往 穩 定 的 工 作 、 銀 行 的 儲 蓄 、 無 風 無 浪 的 生 活 裡 , 有 了 一 個 新 的 突 破 。 剛 來 美 國 的 時 候 , 一 個 人 都 不 認 識 , 也 不 知 道 那 裡 有 教 會 , 在 學 校 附 近 找 到 一 個 廉 價 的 公 寓 就 住 下 來 , 第 一 天 晚 上 睡 在 地 板 上 , 晚 餐 吃 的 是 在 加 油 站 便 利 店 買 的 麵 包 。

後 來 主 帶 領 我 們 認 識 了 一 些 朋 友 , 開 始 在 教 會 聚 會 , 也 得 到 弟 兄 姊 妹 很 多 的 幫 忙 。 生 活 開 始 安 定 下 來 , 就 買 了 一 輛 舊 車 , 不 料 第 十 天 就 出 了 意 外 , 汽 車 報 廢 、 左 邊 鎖 骨 折 斷 、 臉 上 縫 了 七 針 。 對 別 人 來 說 , 面 對 這 意 外 , 或 許 恐 懼 驚 慌 , 有 很 多 的 埋 怨 , 但 相 反 地 , 我 在 意 外 當 中 卻 經 歷 了 神 出 人 意 外 的 平 安 , 心 裡 更 加 經 歷 到 主 的 真 實 , 於 是 我 們 就 在 兩 個 月 後 一 同 受 浸 歸 入 主 的 名 下 。 接 著 的 四 年 當 中 , 主 的 恩 典 一 直 帶 領 我 完 成 學 業 , 得 到 居 留 權 , 並 預 備 了 一 份 理 想 的 工 作 。

不 覺 間 , 在 教 會 已 經 聚 會 十 二 年 了 , 神 在 許 多 服 事 上 讓 我 參 與, 實 在 是 主 恩 待 了 我 。在 服 事 中 越 多經 歷 神 , 就 越 覺 自 己 不 配 和 不 足。 服 事 的 過 程 中 , 更 曾 經 歷 仇 敵 的 攻 擊 , 幸 蒙 神 的 保 守 , 不 至 跌 倒 。 自 覺 在 多 方 面 的 缺 乏 , 唯 有 神 才 能 補 足 ,深 覺 應 好 好 在 主 的 話 語 上 多 下 工 夫, 藉 聖 靈 的 寶 劍 , 抵 擋 仇 敵 的 攻 擊 。 感 謝 主 常 常 帥 領 , 供 應 一 切 的 需 要 , 願 榮 耀 讚 美 都 歸 給 祂 !

 

主 啊 , 我 情 願 ...

我 的 名 字 叫 『 燕 華 』 , 『 燕 』 是 母 親 家 裡 我 們 這 一 代 女 生 的 排 名 , 『 華 』 表 現 著 媽 媽 希 望 這 第 二 胎 生 的 是 男 孩 子 。 我 爸 爸 是 一 個 認 為 只 有 男 孩 子 才 可 以 傳 宗 接 代 的 人 , 而 我 媽 媽 也 不 是 他 唯 一 的 太 太 , 所 以 到 我 出 生 以 後 , 因 著 自 尊 的 原 因 , 媽 媽 把 姊 姊 和 我 帶 到 姑 婆 建 立 的 一 個 小 廟 堂 裡 居 住 。

從 小 在 廟 裡 長 大 的 我 , 對 " 神 " 的 名 字 毫 不 陌 生 , 也 從 不 懷 疑 祂 的 存 在 。 但 那 些 叫 人 縱 情 於 自 我 利 益 , 既 短 暫 又 無 常 的 "神 ", 令 我 非 常 失 望 。 雖 然 佛 家 的 修 煉 好 像 很 高 尚 , 但 它 的 "空 " 與 "無 我 " 境 界 實 在 叫 我 摸 不 著 邊 際 。 再 者 , 當 我 想 到 父 親 的 形 像 與 這 些 諸 神 的 感 覺 竟 然 不 謀 而 合 , 我 對 生 命 和 生 存 的 意 義 存 了 一 個 很 大 的 問 號 。

長 大 以 後 在 醫 院 裡 工 作 , 看 到 更 多 人 生 的 變 幻 、 生 命 的 脆 弱 、 親 情 的 淡 薄 , 似 乎 人 在 掌 管 一 切 , 實 際 上 人 卻 是 毫 不 自 主 , 一 點 都 不 在 自 己 的 掌 握 中 !

護 士 學 校 畢 業 後 不 久 , 在 一 次 醫 院 佈 道 會 中 決 志 信 了 主 。 當 時 是 因 為 講 員 的 口 才 ? 是 因 為 他 道 出 了 人 生 ? 或 是 聖 靈 的 工 作 ? 我 不 知 道 ! 只 記 得 他 說 基 督 教 的 神 是 創 造 的 神 , 是 愛 人 的 神 , 這 是 我 以 前 沒 有 聽 過 的 。 之 後 , 渾 渾 噩 噩 的 做 了 幾 年 基 督 的 逃 兵 , 不 敢 不 信 , 也 不 願 擺 上 。 有 一 天 , 主 對 我 說 話 。 一 個 主 日 的 早 上 , 十 一 時 過 了 還 躺 在 床 上 , 自 知 缺 席 了 主 日 的 聚 會 , 卻 又 毫 無 悔 意 , 隨 便 拿 起 聖 經 翻 開 , 看 到 其 中 一 節 說 : " 懶 惰 人 哪 , 你 要 睡 到 幾 時 呢 ? 你 何 時 睡 醒 呢 ? ..."身 體 馬 上 坐 直 , 眼 睛 也 睜 開 了 。 主 啊 ! 是 你 在 責 備 我 嗎 ? 心 中 又 害 怕 , 又 敬 畏 , 又 歡 喜 ! 這 位 神 是 真 的! 祂 好 像 爸 爸 提 醒 孩 子 一 樣 提 醒 我 !

結 婚 以 後 和 丈 夫 一 同 到 了 美 國 並 且 受 浸 了 ,從 那 時 開 始 , 神 的 同 在 是 明 顯 的 。 在 我 們 經 濟 貧 乏 的 時 候 , 神 總 是 及 時 地 供 應 我 們 的 需 要 。 記 得 在 一 個 為 生 活 極 其 憂 慮 的 晚 上 , 神 安 排 了 順 序 讀 經 到 馬 太 福 音 第 六 章 : "...不 要 憂 慮 說 : 吃 什 麼 ? 喝 什 麼 ? 穿 什 麼 ? ...你 們 需 用 的 這 一 切 東 西 , 你 們 的 天 父 是 知 道 的 ... " 天 父 啊 , 我 感 謝 你 !

那 段 在 家 沒 工 作 的 日 子 , 是 與 神 最 親 蜜 的 時 候 , 每 次 打 開 聖 經 , 總 是 有 感 動 , 每 次 要 翻 看 其 他 相 關 的 經 文 , 總 尋 得 見 , 許 許 多 多 神 的 話 就 從 那 時 開 始 刻 在 我 的 心 裡 。 與 此 同 時 , 主 也 開 始 使 用 祂 卑 微 不 配 的 使 女 。

那 時 我 才 受 浸 不 久 , 在 一 次 宣 教 的 聚 會 中 , 我 把 自 己 奉 獻 給 神, 讓 祂 使 用 。 之 後 不 久 , 在 週 五 的 查 經 聚 會 裡 開 始 用 『 在 基 督 裡 長 進 』 這 本 書 , 我 知 道 了 很 興 奮 , 也 很 慚 愧 。 興 奮 是 因 為 我 看 過 一 點 點 這 本 書 , 可 以 驕 傲 地 自 誇 一 番 ; 慚 愧 的 是 這 本 書 是 我 偷 來 的 , 是 在 香 港 一 所 教 會 的 圖 書 館 裡 借 了 便 帶 到 美 國 來 , 其 實 我 並 沒 有 好 好 地 去 讀 過 它 , 但 在 當 時 困 難 的 生 活 中 , 不 用 再 花 幾 塊 錢 可 以 有 查 經 用 的 書 , 我 也 很 感 恩 。 明 白 到 神 的 預 備 是 超 過 我 們 所 求 所 想 以 後 , 一 有 機 會 便 把 這 書 歸 還 所 屬 教 會 , 加 上 罰 款 , 並 求 主 、 求 人 的 寬 恕 。 自 此 以 後 , 這 書 成 了 很 多 人 的 祝 福 , 我 放 膽 的 靠 著 禱 告 和 書 裡 的 福 音 知 識 , 到 處 找 對 象 傳 福 音 , 並 開 始 與 他 們 查 經 。 神 是 體 恤 人 軟 弱 的 神 : 我 本 軟 弱 , 祂 卻 剛 強 , 也 帶 著 能 力 。 差 不 多 每 一 個 願 意 查 經 的 朋 友 都 決 志 信 了 主 ; 我 越 發 看 見 神 的 恩 典 和 自 己 的 不 配 。 主 啊 ! 我 感 謝 你 !

弟 兄 大 學 畢 業 後 , 很 順 利 地 在 本 地 找 到 工 作 , 也 開 始 在 教 會 裡 有 固 定 的 服 事, 我 們 都 滿 心 感 謝 神 的 帶 領 和 預 備 。

在 這 十 年 多 事 奉 主 的 路 上 , 神 讓 我 學 習 摩 利 亞 山 的 功 課 。 我 們 一 向 以 為 如 同 其 他 夫 婦 一 樣 , 結 婚 後 可 以 生 養 兒 女 ; 一 直 等 到 醫 學 界 的 安 全 懷 孕 年 齡 過 去 了 , 我 開 始 有 點 不 安 。 終 於 神 讓 我 看 到 三 位 先 祖 的 妻 子 都 是 不 能 懷 孕 生 育 的 , 是 因 為 祂 有 自 己 的 美 意 , 所 以 我 們 決 定 不 用 人 的 方 法 , 只 單 單 求 那 知 道 萬 事 , 並 賞 賜 凡 尋 求 祂 的 人 的 神 ; 我 們 深 信 那 叫 過 了 生 育 年 齡 的 亞 伯 拉 罕 和 撒 拉 仍 能 懷 胎 的 神 , 若 祂 願 意 , 我 們 也 可 以 。 之 後 有 一 天 , 一 位 不 育 的 姊 妹 來 找 我 , 向 我 訴 說 她 心 裡 的 抱 怨 : 她 不 能 明 白 , 也 不 能 接 受 不 能 生 養 自 己 的 孩 子 的 痛 苦 。 我 心 裡 求 主 賜 我 安 慰 她 的 話 , 我 提 議 一 起 禱 告 , 在 禱 告 中 聖 靈 帶 領 我 到 了 摩 利 亞 山 , 讓 我 把 我 所 要 的 兒 子 奉 獻 給 神 ...

我 身 邊 有 很 多 年 輕 的 弟 兄 姊 妹 , 我 不 敢 說 他 們 好 像 我 的 兒 女 , 但 我 知 道 神 要 我 愛 他 們 , 好 像 愛 自 己 親 生 的 兒 女 一 樣 。

神 是 唯 一 的 『 我 是 』, 也 只 有 祂 可 以 讓 人 得 到 滿 足 ; 我 們 豈 能 跟 神 強 嘴 ? 我 們 只 能 說 :" 主 若 願 意 , 請 裝 備 我" , 讓 祂 可 以 更 多 的 得 著 我 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