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3年5月

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 

二 零 零 三 年 五 月


新 生

孫 梁 碧 霞 

開 始 聽 福 音 那 年 我 才 十 五 歲 。 偶 爾 我 會 上 教 會 , 但 那 時 候 的 我 從 未 想 到 自 己 需 要 有 一 位 主 , 因 為 我 就 是 我 自 己 的 主 , 因 此 我 一 直 沒 有 信 耶 穌 。 我 認 為 自 己 站 得 很 穩 妥 , 這 一 份 驕 傲 使 我 不 覺 得 需 要 向 主 伸 出 手 去 , 那 就 是 我 的 罪 。 八 五 年 結 婚 以 後 , 我 曉 得 有 一 天 得 移 民 去 美 國 , 因 為 老 公 全 家 都 在 美 國 , 公 婆 在 Orlando 經 營 著 一 家 小 旅 館 。 每 次 他 父 母 親 在 電 話 裏 問 我 們 幾 時 動 身 時 , 我 總 是 告 訴 我 先 生 , “ 你 要 去 、 儘 管 去 , 可 別 算 上 我 就 是 了 。 ” 我 可 不 想 到 美 國 去 , 在 小 旅 館 裏 一 年 到 頭 朝 朝 暮 暮 地 幹 活 。 我 更 不 想 離 開 香 港 , 因 為 我 的 家 人 朋 友 、 和 我 的 事 業 都 在 那 兒 , 我 的 一 份 工 作 好 得 很 哩 ! 我 是 所 謂 的 “ 女 強 人 ” , 沒 有 理 由 為 移 民 而 犧 牲 這 一 切 。

我 的 工 作 讓 我 每 年 出 差 去 紐 約 一 趟 , 辦 完 公 事 我 就 飛 下 Orlando 看 看 公 婆 。 一 年 又 一 年 , 我 發 現 他 們 逐 漸 衰 老 , 實 在 是 越 來 越 需 要 兒 子 來 幫 忙 。 有 一 年 我 們 來 渡 假 , 老 公 在 機 場 一 看 見 他 父 親 的 樣 子 , 就 流 淚 了 。 那 使 我 深 受 感 動 , 所 以 才 答 應 先 生 移 民 來 Orlando , 那 時 我 們 結 婚 已 經 十 年 了 。 三 個 月 之 後 , 奇 蹟 發 生 了 : 我 懷 孕 了 。 結 婚 十 年 來 , 我 喜 歡 孩 子 , 想 要 孩 子 , 但 一 直 沒 有 孩 子 , 現 在 有 喜 了 , 你 可 想 像 我 有 多 高 興 !

懷 孕 七 個 月 後 , 我 們 於 九 六 年 暑 假 飛 來 Orlando , 打 算 在 美 國 生 我 的 小 寶 寶 。 但 是 我 因 不 適 應 這 裏 的 炎 熱 和 潮 濕 , 開 始 咳 嗽 氣 喘 不 止 。 我 需 要 就 醫 , 但 沒 有 保 險 , 所 以 沒 有 醫 生 肯 收 我 , 只 好 去 醫 院 急 診 室 。 想 不 到 藥 物 也 幫 不 上 忙 , 結 果 整 夜 不 能 睡 覺 , 最 後 我 們 只 有 回 香 港 去 , 那 次 在 這 裏 一 共 只 呆 了 八 天 而 已 。

回 香 港 生 了 女 兒 以 後 , 先 生 仍 有 負 擔 要 來 美 國 , 我 叫 他 先 來 , 等 他 找 到 有 醫 藥 保 險 的 工 作 了 , 我 再 來 。 女 兒 才 四 個 月 , 他 就 動 身 來 美 , 我 的 家 人 都 不 諒 解 , 覺 得 應 該 等 孩 子 大 一 點 了 再 說 。 我 這 女 兒 麻 煩 多 得 很 , 在 四 歲 以 前 , 除 了 先 生 獨 自 在 美 那 段 時 間 , 她 從 來 睡 不 足 一 整 夜 。 一 會 兒 受 涼 感 冒 , 一 會 兒 又 是 敏 感 眼 腫 , 每 星 期 都 在 看 醫 生 。 香 港 生 活 程 度 那 麼 高 , 我 得 上 班 維 持 家 用 。 香 港 人 都 很 會 打 拼 , 我 要 是 晚 上 八 點 以 前 離 開 公 司 , 老 板 就 會 問 怎 麼 這 麼 早 下 班 ! 這 樣 忙 裏 忙 外 , 我 就 落 得 個 皮 包 骨 了 。 那 時 , 我 好 恨 旅 館 , 要 不 是 公 婆 開 了 個 旅 館 , 我 老 公 就 不 需 要 拋 下 我 們 母 女 去 幫 他 們 忙 了 。

“ 萬 事 互 相 效 力 ” , 神 就 在 那 時 開 了 我 的 眼 睛 , 我 才 曉 得 我 靠 自 己 完 全 站 不 住 。 我 不 再 那 麼 自 信 , 因 為 什 麼 事 也 不 能 自 己 控 制 , 一 切 都 在 神 的 手 中 。 感 謝 神 , 祂 憐 憫 一 個 可 憐 的 母 親 的 心 , 祂 親 自 照 顧 我 的 女 兒 。 自 從 先 生 出 門 以 後 , 祂 就 再 也 沒 有 病 過 , 真 是 神 蹟 。 但 我 知 道 是 神 的 愛 和 憐 憫 , 把 我 帶 過 那 段 艱 難 無 比 的 日 子 , 所 以 , 我 一 搬 來 Orlando , 就 要 求 教 會 為 我 施 浸 , 歸 在 主 的 名 下 了 。

信 心 的 幼 苗

小 女 孩 看 起 來 六 歲 的 樣 子 , 一 頭 美 麗 的 紅 髮 , 一 臉 雀 斑 帶 著 無 邪 。 她 跟 著 媽 媽 才 買 完 東 西 , 卻 被 這 場 大 雨 給 擋 住 了 , 不 能 馬 上 回 家 。

雨 可 是 真 大 , 傾 盆 而 下 , 急 急 地 灌 滿 了 屋 簷 的 雨 水 槽 , 又 等 不 及 地 滿 溢 出 來 , 是 那 種 沒 有 料 到 , 突 然 來 的 暴 雨 。 我 們 一 夥 人 都 擠 在 店 門 口 的 棚 子 下 面 , 耐 心 地 等 著 , 也 有 幾 個 人 顯 得 有 些 急 燥 不 安 , 似 乎 怨 著 神 擾 亂 了 他 們 忙 碌 生 活 中 的 安 排 。

我 習 慣 性 地 沉 醉 在 雨 聲 中 , 看 著 雨 水 把 這 塵 世 沖 洗 乾 淨 , 追 念 著 孩 時 無 憂 地 在 雨 中 跑 著 、 跳 著 , 淋 濕 了 並 濺 濕 個 透 , 卻 也 洒 去 了 所 有 的 煩 慮 。 忽 然 一 串 甜 柔 的 童 音 打 破 了 催 眠 似 的 寧 靜 , 我 們 都 聽 見 了 : “ 媽 , 我 們 快 跑 過 去 吧 ! ” “ 妳 說 什 麼 ?” “ 讓 我 們 衝 過 去 ” 孩 子 又 說 。 做 媽 媽 的 耐 心 地 回 答 , “ 寶 貝 , 我 們 要 等 雨 小 一 點 了 才 走 。 ”

大 概 過 了 一 分 鐘 吧 , 孩 子 又 重 覆 著 , “ 媽 , 現 在 我 們 可 以 衝 過 去 了 。 ” 媽 媽 說 , “ 我 們 會 被 淋 得 濕 透 了 的 ! ” “ 不 會 , 我 們 不 會 的 。 媽 , 您 今 早 不 是 這 麼 說 的 !” 孩 子 邊 扯 著 媽 媽 的 膀 子 說 。 “ 今 早 ? 我 幾 時 說 過 從 大 雨 裏 衝 過 、 不 會 給 淋 濕 來 的 ?” “ 您 不 記 得 了 ? 您 對 爸 爸 說 到 他 的 癌 症 , 您 說 要 是 神 帶 領 我 們 經 過 這 場 病 , 祂 就 能 帶 我 們 經 過 任 何 事 ! ”

四 周 的 人 都 靜 下 來 , 靜 得 除 了 雨 聲 什 麼 也 聽 不 見 。 我 們 都 屏 息 止 氣 地 站 著 , 有 幾 分 鐘 的 時 間 , 沒 人 離 開 也 沒 人 敢 開 口 。 做 媽 媽 的 躊 躇 著 該 怎 麼 回 答 孩 子 的 話 。 也 許 有 的 大 人 會 一 笑 置 之 , 或 怪 孩 子 無 知 , 或 漠 視 她 說 的 話 。 但 這 也 正 是 在 幼 小 生 命 中 堅 固 她 的 信 任 , 在 無 邪 的 心 田 中 培 植 信 心 的 好 時 機 。 媽 媽 忽 然 說 , “ 寶 貝 , 妳 說 得 很 對 , 讓 我 們 衝 過 大 雨 : 如 果 神 叫 我 們 打 濕 , 恐 怕 是 我 們 該 給 洗 洗 乾 淨 了 !” 說 完 , 母 女 倆 就 跑 出 去 了 。

我 們 都 站 著 , 笑 望 著 她 們 母 女 跳 過 路 上 的 小 水 坑 , 躲 過 路 邊 停 的 車 輛 , 用 購 物 袋 頂 在 頭 上 擋 雨 , 卻 仍 然 落 得 全 身 濕 透 的 窘 像 。 跟 著 有 幾 個 人 , 也 學 她 們 一 樣 , 叫 著 、 笑 著 、 像 小 孩 一 般 直 衝 向 他 們 的 車 子 。 我 也 歡 叫 著 、 衝 著 , 一 身 濕 透 了 , 因 為 我 需 要 被 好 好 地 洗 一 洗 。

生 活 中 一 些 境 遇 或 人 事 , 會 奪 去 我 們 的 金 錢 , 物 質 , 甚 至 我 們 的 健 康 , 但 沒 有 什 麼 能 奪 去 我 們 珍 貴 的 記 憶 。 但 願 我 們 每 一 天 都 能 花 點 時 間 抓 住 機 會 , 搜 集 一 些 記 憶 , 好 叫 我 們 的 生 命 愈 加 豐 富 ! ( 取 材 自 網 路 )

最 後 的 約 會

結 婚 二 十 一 年 了 , 我 才 發 現 維 持 愛 的 火 花 的 方 法 , 原 來 是 開 始 和 另 一 個 女 人 出 外 約 會 。 這 其 實 是 我 老 婆 的 主 意 , 她 說 : “ 我 曉 得 你 愛 她 !” 她 指 的 是 我 那 守 寡 了 十 九 年 的 老 母 親 。 平 常 , 工 作 、 家 庭 、 和 三 個 孩 子 的 重 擔 , 讓 我 只 能 偶 而 去 看 望 她 老 人 家 。 因 著 太 太 的 建 議 , 我 晚 上 就 打 電 話 給 母 親 , 邀 她 出 來 吃 晚 飯 , 看 看 電 影 。

“ 怎 麼 了 ? 你 沒 事 吧 ? ” 深 夜 的 電 話 , 或 是 意 外 的 邀 約 , 總 會 讓 媽 媽 以 為 有 什 麼 壞 消 息 。 “ 我 只 是 想 、 咱 們 母 子 倆 一 起 出 去 輕 鬆 、 輕 鬆 。 ” 我 趕 緊 解 釋 。 媽 媽 想 了 想 、 說 : “ 好 阿 !我 樂 意 奉 陪 !”

星 期 五 下 了 班 去 接 媽 媽 , 我 居 然 稍 微 有 點 緊 張 。 到 了 她 家 , 感 覺 她 老 人 家 也 是 一 樣 : 她 穿 戴 整 齊 地 在 門 裏 等 著 , 頭 髮 新 捲 過 , 身 上 是 她 上 回 慶 祝 結 婚 記 念 的 那 套 衣 服 。 她 滿 面 發 光 的 笑 容 好 像 天 使 一 般 : “ 我 告 訴 朋 友 們 , 今 天 晚 上 和 兒 子 有 約 會 , 她 們 都 好 興 奮 , 等 不 及 要 聽 聽 我 們 相 會 的 情 形 。 ”

餐 館 不 是 頂 豪 華 , 但 很 安 靜 、 溫 馨 。 媽 挽 著 我 的 臂 彎 而 行 , 彷 彿 是 一 位 高 貴 的 第 一 夫 人 。 坐 定 了 以 後 , 我 得 先 把 菜 單 唸 給 她 聽 , 因 為 她 的 眼 睛 已 經 看 不 清 小 字 了 。 用 飯 中 , 我 抬 起 頭 發 現 媽 媽 帶 著 若 有 所 思 的 笑 容 注 視 著 我 , “ 以 前 你 小 的 時 候 , 都 是 我 唸 菜 單 給 你 聽 的 。 ” “ 媽 , 現 在 輪 到 我 來 回 報 您 了 。 ”

我 們 一 邊 吃 著 晚 飯 一 邊 話 著 家 常 , 說 說 彼 此 生 活 中 的 近 況 。 也 沒 有 什 麼 特 別 的 題 目 , 卻 也 談 了 很 久 , 連 電 影 都 沒 能 趕 得 上 看 。 送 她 回 去 的 時 候 , 媽 媽 說 : “ 如 果 下 次 你 肯 讓 我 請 你 , 我 很 願 意 再 跟 你 這 樣 出 來 約 會 。 ” 我 馬 上 答 應 了 。 回 到 家 , 太 太 問 我 晚 上 約 會 的 情 形 , “ 遠 比 我 預 料 的 要 好 得 多 了 , 太 好 了 !”

幾 天 以 後 , 媽 媽 因 為 心 臟 病 突 發 而 過 世 了 。 事 情 來 得 那 麼 突 然 , 我 簡 直 措 手 不 及 , 什 麼 也 沒 能 替 她 做 。 又 過 了 些 時 候 , 我 接 到 我 和 媽 媽 去 的 那 家 餐 館 的 一 封 信 , 裏 面 有 他 們 的 一 張 收 據 和 媽 媽 的 短 信 : “ 我 把 賬 先 付 了 。 我 怕 也 許 不 能 赴 會 了 , 但 我 先 付 了 兩 份 晚 餐 — 一 份 給 你 , 一 份 給 你 太 太 。 你 永 遠 不 能 體 會 , 那 晚 的 約 會 對 我 有 多 大 的 意 義 ! 愛 你 的 媽 媽 。 ”

那 一 刻 , 我 深 深 明 白 了 , 能 及 時 表 達 “ 我 愛 你 ” , 並 把 時 間 留 出 來 , 給 我 們 所 愛 的 人 , 有 多 麼 重 要 , 因 為 他 們 值 得 我 們 這 樣 做 。

生 命 中 , 沒 有 什 麼 比 神 和 家 人 對 我 們 更 重 要 的 了 , 所 以 , 多 花 點 時 間 在 他 們 身 上 吧 ! 不 要 總 想 著 “ 等 以 後 有 空 ” 而 耽 延 , 結 果 或 許 就 再 也 沒 有 機 會 了 。 ( 取 材 自 網 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