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2年6月

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 

二 零 零 二 年 六 月


拉 比 的 見 證

我 出 生 在 紐 約 、 長 在 紐 約 , 鄰 居 當 中 有 西 班 牙 人 , 黑 人 … 各 種 族 裔 的 人 。 因 此 我 從 小 對 種 族 , 對 膚 色 , 對 各 種 文 化 背 景 都 沒 有 偏 見 , 對 人 只 看 他 的 內 心 。

猶 太 教 演 變 至 今 , 也 有 不 同 的 派 別 。 有 比 較 世 俗 化 的 , 也 有 比 較 保 守 化 的 。 保 守 派 的 要 戴 黑 帽 , 臉 頰 兩 旁 要 梳 辮 子 , 看 起 來 很 奇 怪 。 但 神 在 聖 經 中 就 是 希 望 祂 的 百 姓 成 為 特 別 的 子 民 , 要 與 世 人 有 所 分 別 。 可 惜 今 天 我 們 看 不 出 , 屬 神 屬 世 的 人 有 何 分 別 , 我 們 沒 有 征 服 世 界 , 好 像 反 讓 世 界 征 服 了 我 們 。    

我 從 小 受 很 嚴 格 的 教 育 , 為 的 要 是 遵 守 神 的 律 法 。 我 也 相 信 我 們 是 有 罪 的 , 但 感 謝 神 祂 洗 淨 了 我 們 的 罪 。 我 原 不 認 識 耶 穌 , 因 為 生 下 來 , 父 母 就 教 導 我 , 猶 太 教 徒 只 讀 摩 西 五 經 , 不 讀 新 約 。 那 時 我 們 周 圍 鄰 居 有 許 多 自 稱 基 督 徒 的 , 他 們 很 仇 視 我 們 。 我 和 同 學 在 猶 太 學 校 就 讀 的 時 候 , 許 多 基 督 徒 會 丟 石 頭 打 我 們 , 說 , 猶 太 人 是 殺 基 督 的 人 。 我 走 在 街 上 , 看 到 教 會 一 定 繞 路 躲 開 , 怕 他 們 會 把 我 拖 進 教 會 痛 打 一 頓 。 這 些 基 督 徒 鄰 居 從 來 沒 有 向 我 們 傳 過 福 音 。

十 三 歲 的 時 候 , 我 受 了 成 人 禮 , 真 正 成 為 誡 命 之 子 。 從 此 , 犯 律 法 的 刑 責 要 自 己 承 當 , 不 再 是 父 母 的 責 任 。 被 接 納 成 為 男 人 , 被 教 導 如 何 作 男 人 、 丈 夫 、 父 親 , 成 為 有 品 格 的 人 。 可 惜 現 代 社 會 已 經 不 講 究 這 些 了 。    

我 父 親 是 軍 人 , 堅 強 而 有 毅 力 。 在 我 十 三 歲 的 時 候 , 父 親 過 世 。 我 從 小 與 神 沒 有 直 接 關 係 , 但 對 神 懷 著 敬 畏 的 心 , 知 道 神 是 聖 潔 的 , 應 當 尊 敬 , 卻 不 曉 得 可 以 看 祂 為 天 上 的 父 親 。 我 父 親 的 去 世 , 使 我 對 神 生 氣 , 決 定 離 開 祂 : 如 果 我 跟 隨 的 這 個 神 , 是 一 個 會 奪 去 我 父 親 的 神 , 那 這 個 神 我 不 要 也 罷 ! 於 是 我 另 外 去 尋 找 別 的 神 , 開 始 研 究 佛 學 , 易 經 , 印 度 許 多 宗 教 , 猶 太 神 秘 學 說 … 等 等 。    

感 謝 神 , 祂 應 許 凡 祈 求 的 、 就 得 著 。 尋 找 的 、 就 尋 見 。 叩 門 的 、 就 給 他 開 門 。 我 尋 找 之 後 , 真 實 的 神 終 於 出 現 了 。    

1986年 , 我 開 始 接 觸 新 約 。 一 開 始 , 很 害 怕 , 怕 裡 面 真 的 有 真 理 , 那 我 就 必 須 要 拋 棄 猶 太 教 的 所 有 背 景 。 但 我 還 是 開 始 讀 新 約 , 每 天 讀 三 到 四 個 小 時 , 這 樣 持 續 了 三 年 , 也 讀 舊 約 。 舊 約 裡 面 , 有 三 百 三 十 六 個 預 言 , 說 到 彌 賽 亞 。 就 一 個 知 識 份 子 , 我 的 結 論 是 , 舊 約 所 有 的 預 言 , 都 指 向 新 約 的 耶 穌 。 理 性 上 是 了 解 了 , 但 是 我 的 心 不 服 。 我 向 神 禱 告 , 神 啊 , 你 如 果 要 我 相 信 耶 穌 是 彌 賽 亞 , 我 必 須 先 確 實 知 道 耶 穌 就 是 彌 賽 亞 。 如 果 我 確 實 知 道 耶 穌 是 彌 賽 亞 , 我 會 到 處 去 傳 揚 祂 。    

1989年 , 我 和 妻 去 以 色 列 渡 蜜 月 。 其 實 , 那 是 我 最 不 想 要 去 渡 蜜 月 的 地 方 。 蜜 月 應 該 是 在 棕 櫚 樹 的 海 灘 上 , 浪 漫 的 享 受 悠 閒 。 在 以 色 列 , 軍 人 拿 著 槍 走 來 走 去 , 怎 麼 會 是 渡 蜜 月 的 好 地 方 呢 ? 可 是 , 很 多 人 都 勸 我 要 去 以 色 列 , 去 尋 找 我 想 要 找 的 答 案 。 我 也 想 去 聖 經 上 所 說 到 的 那 些 地 方 走 走 , 去 看 哭 牆 , 去 耶 穌 禱 告 的 客 西 馬 尼 園 … 。   

可 是 去 了 耶 路 撒 冷 , 會 令 人 發 瘋 。 怎 麼 耶 路 撒 冷 被 分 割 成 猶 太 人 區 , 伊 斯 蘭 區 , 基 督 徒 區 。 怎 麼 有 這 麼 多 條 路 通 向 神 ? 哪 一 條 路 才 是 真 正 的 路 呢 ? 真 叫 人 迷 惘 困 惑 。    

我 向 神 禱 告 , 希 望 能 去 變 形 山 , 看 看 耶 穌 顯 榮 耀 的 地 方 。 在 那 山 上 , 耶 穌 變 了 形 像 . 臉 面 明 亮 如 日 頭 、 衣 裳 潔 白 如 光 。 有 摩 西 、 以 利 亞 、 一 同 向 門 徒 顯 現 。 耶 穌 是 彌 賽 亞 , 摩 西 代 表 律 法 , 以 利 亞 代 表 先 知 。 摩 西 說 所 有 律 法 是 指 著 耶 穌 說 的 , 以 利 亞 說 所 有 預 言 是 指 著 耶 穌 說 的 。    

但 是 我 找 不 到 變 形 山 。 我 到 處 請 問 , 沒 有 人 知 道 變 形 山 在 哪 裡 。 正 在 沮 喪 時 , 遇 到 一 位 軍 人 要 搭 便 車 , 去 他 泊 山 ( Tabor) , 我 和 妻 就 送 他 去 他 泊 山 。    

到 了 他 泊 山 之 後 , 旁 邊 有 一 座 山 好 像 在 呼 喚 我 的 名 字 「 Greg 」 , 我 告 訴 妻 , 要 上 這 座 山 。 上 山 的 馬 路 很 狹 窄 , 妻 不 時 驚 叫 , 但 我 沒 有 在 意 , 因 為 我 的 心 在 劇 烈 地 跳 動 , 似 乎 和 誰 約 定 了 要 在 這 裡 會 面 。 到 了 山 頂 , 打 開 車 門 跳 下 車 , 看 見 一 個 牌 子 寫 著 , “ 這 是 紀 念 耶 穌 變 像 的 教 會 ” , 原 來 這 就 是 變 形 山 ! 我 開 始 流 淚 , 說 不 出 話 來 : 神 果 然 領 我 到 了 變 形 山 。    

神 叫 我 安 靜 。 我 們 常 靠 自 己 的 能 力 服 事 神 , 但 是 聖 經 叫 我 們 在 神 面 前 , 安 靜 奉 獻 給 祂 。 靜 默 中 , 我 的 心 看 見 耶 穌 靠 近 我 , 祂 的 面 容 明 亮 , 靈 中 感 覺 耶 穌 擁 著 我 : “ 你 讀 那 麼 多 聖 經 , 你 所 讀 的 , 就 是 指 著 我 , 我 就 是 在 等 你 。 我 已 經 在 生 命 冊 上 寫 著 你 的 名 字 , 如 果 我 沒 有 寫 , 我 就 不 會 這 樣 說 。 如 果 你 相 信 我 , 傳 揚 我 的 名 , 縱 然 你 死 , 也 會 到 天 上 與 我 住 在 一 起 。

我 開 始 哭 泣 : 被 潔 淨 的 哭 泣 。 因 為 我 被 潔 淨 了 , 以 前 所 研 究 的 各 種 宗 教 都 被 洗 掉 了 , 我 把 自 己 交 給 神 。 就 在 這 個 第 一 世 紀 的 老 教 堂 前 面 , 我 和 妻 都 重 生 了 。 因 為 耶 穌 也 把 同 樣 的 話 告 訴 了 我 妻 。    

過 去 十 二 年 , 是 我 自 有 記 憶 以 來 最 美 好 的 十 二 年 。 雖 然 失 去 了 肉 身 的 父 親 , 也 仍 然 常 常 會 思 念 , 但 有 了 天 上 的 父 親 , 心 裡 得 到 了 最 大 的 安 慰 。 我 去 過 很 多 教 會 , 見 證 主 耶 穌 , 因 感 謝 而 有 滿 足 的 喜 樂 。 (Greg)

「 我 也 有 一 個 兒 子 」 

感 謝 神 的 憐 憫 和 大 能 , 雖 然 因 我 們 的 罪 害 死 了 耶 穌 , 神 卻 使 祂 復 活 升 天 。 並 賜 凡 信 祂 名 的 人 權 柄 , 作 神 的 兒 女 。 神 要 我 們 不 再 作 奴 僕 , 而 是 作 兒 子 。 意 思 是 說 「 你 們 可 以 稱 我 為 父 親 , 叫 我 “ 阿 爸 ” ( I am ) 。 我 必 成 為 你 的 拯 救 , 成 為 你 的 力 量 , 和 你 一 切 的 一 切 。 」    

我 的 兒 子 , 曾 經 得 了 很 希 罕 的 病 , 全 身 微 血 管 都 破 裂 。 才 不 過 發 病 兩 天 之 前 , 兒 子 看 到 我 回 家 , 還 喜 悅 跳 舞 地 歡 迎 我 回 家 , 好 像 神 透 過 我 兒 子 告 訴 我 , 「 你 要 歡 迎 我 像 是 你 兒 子 歡 迎 你 一 樣 。 」 但 他 忽 然 生 病 了 。 有 一 天 我 們 在 餐 館 吃 飯 , 他 病 發 了 , 全 身 痛 得 站 不 起 來 。 我 想 要 抱 他 , 才 一 碰 他 , 就 使 他 更 痛 得 大 叫 。 我 看 在 眼 裡 , 心 疼 得 忍 不 住 大 聲 呼 求 神 !    

我 的 兒 子 , 醫 生 說 沒 有 救 了 , 也 許 會 死 。 我 悲 痛 地 向 神 禱 告 , 「 神 啊 , 我 還 沒 有 預 備 好 把 我 的 以 撒 獻 上 , 如 果 你 一 定 要 接 走 我 的 兒 子 , 求 你 幫 助 我 不 要 讓 我 失 去 對 你 的 信 心 。 你 是 我 最 好 的 朋 友 , 我 不 能 失 去 我 兒 子 又 同 時 失 去 我 最 好 的 朋 友 。 」    

我 的 兒 子 , 雙 膝 充 滿 血 , 不 能 走 路 。 我 抱 著 兒 子 , 兒 子 卻 痛 得 尖 叫 。 我 妻 比 我 信 心 大 , 因 為 她 單 純 謙 虛 , 神 使 用 她 。 妻 說 , 「 今 晚 讓 兒 子 跟 我 睡 , 這 個 孩 子 會 沒 事 的 。 」 夜 裡 , 我 趴 在 地 上 , 禱 告 說 , 「 神 阿 , 我 愛 你 , 感 謝 你 , 但 是 我 內 心 痛 苦 掙 扎 , 你 大 概 不 會 知 道 我 心 裡 的 感 覺 。 」 神 說 , 「 Greg, 我 也 有 一 個 兒 子 ! 」

這 時 候 , 我 突 然 體 會 , 耶 穌 是 神 的 兒 子 , 本 來 是 天 上 榮 耀 尊 貴 的 神 , 祂 是 聖 潔 、 完 全 、 毫 無 瑕 疵 、 完 全 無 罪 , 不 應 該 死 的 。 既 然 這 地 充 滿 虛 偽 、 忌 妒 和 罪 惡 , 神 根 本 不 需 要 顧 念 世 人 , 大 可 以 把 這 地 球 炸 掉 算 了 , 而 沒 有 必 要 讓 耶 穌 死 的 。 神 卻 因 為 愛 世 人 , 憐 憫 我 們 的 無 助 , 差 祂 自 己 的 兒 子 來 到 世 上 , 流 血 捨 命 , 為 要 拯 救 世 人 。    

感 謝 神 的 慈 悲 憐 憫 , 使 我 兒 子 全 身 都 癒 合 。 第 二 天 , 兒 子 就 可 以 起 來 走 路 了 , 為 何 神 會 醫 治 , 我 不 懂 , 但 是 我 知 道 神 有 能 力 醫 治 。 神 讓 我 知 道 , 「 我 揀 選 你 , 不 是 因 為 你 有 多 偉 大 。 反 之 , 我 揀 選 你 是 因 為 你 是 最 軟 弱 、 最 微 小 的 。 」 這 就 是 為 父 的 心 。    

聖 經 所 啟 示 的 神 , 是 慈 愛 的 神 。 神 選 擇 以 色 列 人 , 不 是 因 為 以 色 列 人 聖 潔 , 而 是 因 為 神 愛 以 色 列 人 。 以 色 列 人 不 知 道 神 透 過 子 來 愛 我 們 。 然 而 , 基 督 徒 知 道 子 , 卻 常 忘 記 父 。 求 神 保 守 我 們 , 見 到 兒 子 就 好 像 見 到 父 親 , 常 常 紀 念 父 親 。    

從 創 世 記 第 一 章 第 一 節 , 我 們 就 看 到 神 、 聖 子 與 聖 靈 。 第 一 節 , 神 , 第 二 節 , 神 的 靈 就 是 聖 靈 , 第 三 節 , 神 開 口 說 話 , 神 的 話 就 是 耶 穌 ( 約 1: 1) , 因 為 話 是 從 心 中 發 出 。 神 的 話 就 是 神 自 己 , 兒 子 不 能 與 父 分 開 。

子 說 , 「 父 啊 , 赦 免 他 們 , 因 為 他 們 所 作 的 , 他 們 不 曉 得 。 」 子 受 死 , 最 痛 苦 的 是 全 世 界 的 罪 都 加 在 祂 身 上 。 因 此 , 父 和 子 隔 離 , 是 這 以 前 從 來 沒 有 過 的 。 子 說 , 「 我 的 神 , 我 的 神 , 為 什 麼 離 棄 我 ? 」 而 這 時 候 父 不 能 幫 助 子 , 就 像 我 兒 子 生 病 , 我 幫 不 上 忙 一 樣 的 痛 苦 。

耶 穌 死 、 被 埋 葬 , 是 「 成 了 」 。 在 人 看 來 , 真 是 絕 望 。 但 耶 穌 復 活 了 , 並 且 是 我 們 的 律 師 ( 保 惠 師 ) 。 在 空 中 掌 權 做 王 的 撒 旦 每 天 要 控 告 我 們 , 因 為 人 總 是 犯 罪 , 與 神 隔 離 。 父 是 法 官 , 說 , 誰 要 替 Greg 辯 護 ? 耶 穌 就 站 起 來 。 父 說 你 要 怎 麼 辯 護 ? 子 說 , 我 用 我 的 血 為 他 辯 護 。 父 就 說 , 撒 旦 , 你 滾 出 我 的 法 庭 去 吧 。

你 既 犯 罪 , 就 當 呼 喊 耶 穌 , 請 祂 救 你 。 祂 是 神 的 兒 子 , 祂 願 意 、 也 能 救 你 ! (Hersh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