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教會每月通訊 2000年9月

中 華 教 會 每 月 通 訊 
二 零 零 零 年 九 月


詩 歌 
“ 親 愛 主 牽 我 手 ” 
的 由 來 

T.A. Dorsey

1932 年 , 我 才 32 歲 , 剛 結 婚 , 和 我 的 妻 娜 蒂 住 在 芝 加 哥 城 南 的 一 個 小 公 寓 裏 。 一 個 炎 熱 的 八 月 天 我 需 要 到 聖 路 易 去 在 一 個 奮 興 會 中 獨 唱 。 我 並 不 想 去 , 娜 蒂 正 大 腹 便 便 , 懷 著 我 們 的 第 一 個 孩 子 , 產 期 將 近 。 但 在 聖 路 易 有 許 多 人 等 著 見 我 , 所 以 只 好 吻 別 娜 蒂 就 快 步 下 樓 去 開 我 的 舊 車 , 隨 著 密 西 根 湖 面 吹 來 的 一 陣 清 風 , 我 一 路 軋 軋 上 66 號 公 路 出 城 去 了 。

才 出 城 沒 多 久 , 我 發 現 因 為 離 別 時 的 憂 慮 , 我 忘 了 帶 我 的 音 樂 盒 , 就 立 刻 調 頭 回 家 , 發 現 娜 蒂 正 安 睡 著 , 我 遲 疑 地 走 過 她 的 床 , 心 中 強 烈 的 感 覺 要 留 在 她 身 旁 , 但 一 心 急 著 上 路 又 不 想 吵 她 , 我 聳 聳 肩 甩 開 了 那 個 感 覺 , 帶 著 我 的 音 樂 盒 悄 悄 的 離 開 了 房 間 。

第 二 天 晚 上 , 在 聖 路 易 悶 熱 的 天 氣 裏 , 眾 人 一 直 嚷 叫 著 要 我 唱 了 又 唱 , 等 到 最 後 我 總 算 坐 下 來 , 一 個 送 信 的 孩 子 遞 給 我 一 封 電 報 , 黃 色 的 紙 上 寫 著 — 你 妻 死 了 !

大 夥 兒 都 快 樂 地 圍 繞 著 我 唱 著 , 拍 著 手 , 我 卻 忍 不 住 痛 哭 , 衝 到 電 話 機 前 , 打 電 話 回 家 , 電 話 那 一 頭 只 聽 到 “ 娜 蒂 死 了 , 娜 蒂 死 了 。 ” 當 我 最 後 回 到 家 裏 , 才 知 道 娜 蒂 生 了 一 個 男 孩 , 我 不 禁 悲 喜 交 集 。 但 是 就 在 當 晚 , 孩 子 也 死 了 , 我 把 娜 蒂 和 兒 子 放 在 同 一 個 棺 材 裏 埋 葬 了 , 我 的 心 也 碎 了 。 我 把 自 己 關 了 許 多 天 , 覺 得 神 對 我 不 公 平 , 我 不 要 再 服 事 祂 或 寫 任 何 福 音 詩 歌 了 , 我 只 要 回 到 原 來 精 通 的 老 行 業 搞 我 的 爵 士 樂 去 。

但 正 當 我 在 那 黑 暗 的 公 寓 裏 獨 自 傷 痛 時 , 突 然 想 起 我 去 聖 路 易 那 天 下 午 , 有 微 小 的 聲 音 一 直 告 訴 我 要 留 下 來 陪 娜 蒂 。

難 道 那 是 神 ? 哦 ! 如 果 那 天 我 能 多 留 意 祂 的 話 , 我 就 會 留 下 來 陪 著 娜 蒂 直 到 她 去 世 。 從 那 時 刻 起 , 我 發 誓 要 多 留 意 神 的 聲 音 。 但 我 仍 然 傷 痛 不 能 自 己 , 每 一 個 人 都 對 我 很 好 , 尤 其 是 懷 教 授 , 他 好 像 知 道 我 需 要 什 麼 。 在 星 期 天 晚 上 , 他 帶 我 去 一 個 鄰 近 的 的 音 樂 學 院 , 四 圍 沉 靜 , 夕 陽 透 過 窗 簾 射 入 , 我 坐 在 鋼 琴 前 , 雙 手 輕 撫 琴 鍵 , 突 然 有 什 麼 事 情 發 生 , 我 的 心 那 樣 平 靜 , 我 覺 得 好 像 伸 手 就 可 以 摸 到 神 似 的 。 我 發 現 我 正 彈 一 首 曲 子 , 那 音 樂 流 入 我 心 中 好 像 自 動 的 譜 出 這 首 詩 歌 。

 

親 愛 主 , 牽 我 手 , 建 立 我 , 領 我 走 ; 我 疲 倦 , 我 軟 弱 , 我 苦 愁 ...

 

當 主 給 我 這 些 歌 詞 和 曲 調 的 同 時 , 祂 也 醫 治 了 我 的 靈 , 我 學 到 在 我 們 深 沉 的 哀 痛 裏 , 當 我 們 感 到 離 主 最 遠 的 時 候 , 也 正 是 祂 最 靠 近 我 們 , 同 時 也 是 我 們 最 能 向 祂 敞 開 得 醫 治 的 時 候 。 因 此 我 要 甘 心 樂 意 地 為 主 而 活 , 直 到 那 日 祂 來 接 我 回 天 家 。

有 時 我 們 在 無 法 訴 說 的 絕 望 中 能 夠 最 深 並 準 確 地 觀 察 到 神 , 當 生 命 好 像 毫 無 價 值 , 而 神 看 似 默 然 不 語 , 就 如 作 者 , 又 如 聖 經 中 詩 篇 的 作 者 , 或 許 也 就 是 你 的 經 歷 吧 。

但 神 總 不 離 棄 你 我 , 祂 一 直 與 我 們 同 在 , 並 給 那 些 尋 求 並 接 受 祂 的 人 即 時 的 幫 助 。 我 們 的 問 題 是 我 們 用 盡 了 自 己 的 方 法 , 最 後 只 剩 一 個 選 擇 — 神 來 幫 助 我 們 時 , 我 們 還 在 告 訴 祂 該 如 何 帶 我 們 走 出 這 個 我 們 自 己 造 成 的 困 境 。 我 們 需 要 讓 神 作 神 , 讓 祂 從 永 恆 的 觀 點 和 屬 天 的 地 位 來 選 擇 解 決 我 們 問 題 的 方 法 , 就 會 發 現 祂 永 不 離 棄 你 也 不 會 令 你 失 望 。

記 得 沙 上 腳 印 的 這 首 詩 , 當 你 在 沙 上 只 看 到 一 副 腳 印 時 , 不 要 認 為 那 是 你 的 。 當 你 呼 求 神 來 幫 助 你 後 , 這 些 腳 印 就 是 主 背 著 你 走 過 所 留 下 的 。

但 願 你 得 蒙 保 守 , 並 能 親 近 那 些 在 痛 苦 和 憂 愁 裏 的 人 , 讓 他 們 知 道 我 們 的 主 是 多 麼 地 愛 他 們 , 讓 人 從 我 們 看 到 神 對 世 人 的 憐 憫 和 慈 愛 ! "親 愛 主 , 牽 我 手 , 引 領 我 ..."( 蒲 )

 

當 人 面 臨 苦 難

有 一 位 主 內 弟 兄 的 獨 生 子 , 因 車 禍 慘 遭 身 亡 。 在 椎 心 的 悲 痛 中 , 他 卻 還 要 面 對 像 約 伯 的 朋 友 那 樣 的 評 論 , “ 一 定 是 得 罪 了 神 , 才 有 這 樣 的 苦 難 ” , 要 他 認 罪 悔 改 。

最 近 , 兒 子 的 好 友 Jammie, 一 位 年 輕 的 牧 師 , 帶 著 妻 小 來 Orlando 渡 假 。 他 們 的 二 女 兒 , 因 著 一 種 罕 見 的 血 液 與 母 親 血 液 互 斥 現 象 , 在 母 腹 中 發 育 不 良 , 腦 中 缺 血 致 腦 神 經 不 健 全 。 做 父 母 的 經 過 禱 告 , 決 定 手 術 取 出 , 保 留 這 個 小 生 命 , 到 現 在 一 歲 多 了 。 清 澈 明 亮 的 美 目 卻 是 瞎 的 , 由 於 不 會 吞 嚥 , 所 以 三 餐 都 要 靠 管 滴 從 腹 部 送 入 , 常 常 氣 多 , 腸 胃 不 適 而 哭 叫 不 休 。 看 見 他 們 在 我 們 家 三 天 的 勞 累 疲 倦 , 只 有 跟 他 們 一 同 禱 告 , 求 主 憐 憫 賜 夠 用 的 恩 典 。 Jammie 說 , 身 體 精 神 上 的 疲 乏 還 容 易 過 去 , 最 難 的 是 有 弟 兄 姊 妹 認 定 他 有 隱 藏 的 罪 ! 那 種 心 靈 上 的 折 磨 , 想 到 還 有 很 長 的 路 要 走 , 若 不 是 禱 告 中 神 再 三 賜 下 安 慰 成 為 他 的 力 量 , 真 不 知 要 怎 麼 活 下 去 !

當 苦 難 臨 到 他 人 時 , 我 們 曉 得 用 神 的 安 慰 來 幫 助 人 嗎 ? 能 將 友 人 交 在 神 手 裏 , 鼓 勵 他 們 靠 神 恩 典 通 過 磨 難 , 讓 聖 靈 向 他 解 釋 而 明 白 神 的 旨 意 嗎 ?

陳 希 曾 教 授 在 講 解 耶 利 米 哀 歌 第 一 章 時 , 曾 就 這 方 面 有 些 說 明 , 玆 摘 錄 幾 點 他 的 信 息 :

一 章 1-11 節 , 先 知 述 說 了 耶 路 撒 冷 城 因 犯 罪 而 敗 落 的 光 景 後 , 聖 靈 就 從 “ 他 ” 轉 到 “ 我 ” 了 。 第 12 節 : “ ... 有 像 這 臨 到 我 的 痛 苦 沒 有 ... 使 我 所 受 的 苦 。 ” 外 面 耶 利 米 看 見 耶 路 撒 冷 城 被 焚 燒 , 但 天 上 的 火 卻 燒 入 他 的 骨 頭 , 到 一 地 步 , 不 能 不 “ 我 因 這 些 事 哭 泣 , 我 眼 淚 汪 汪 ... ” (1:16)。 為 什 麼 聖 靈 要 轉 這 個 彎 ? 因 為 如 果 耶 利 米 繼 續 用 “ 他 ” 的 話 , 就 忽 略 一 個 主 要 的 屬 靈 定 律 了 。

當 苦 難 臨 到 某 弟 兄 ( 或 團 體 ) 時 , 聖 靈 對 那 苦 難 是 有 解 釋 的 , 但 那 解 釋 從 來 不 借 第 三 者 的 手 , 因 為 除 了 聖 靈 自 己 以 外 , 沒 有 一 個 人 可 用 他 的 屬 靈 亮 光 來 解 釋 另 外 一 個 人 或 團 體 的 遭 遇 。 這 是 信 徒 中 很 大 的 難 處 。 有 時 因 為 人 跟 我 們 看 法 見 解 不 同 , 當 對 方 落 到 苦 難 中 時 , 有 一 個 試 探 是 我 們 會 認 為 神 離 開 他 了 。 耶 利 米 不 敢 做 的 事 是 不 敢 竄 奪 聖 靈 的 權 柄 , 所 以 我 們 要 小 心 , 不 論 多 明 白 神 的 旨 意 , 我 們 只 能 為 自 己 明 白 神 的 旨 意 , 不 能 為 別 人 明 白 神 的 旨 意 。

舊 約 時 代 , 人 不 明 白 神 旨 意 , 就 去 問 耶 利 米 、 以 賽 亞 ... 等 先 知 。 到 了 新 約 時 代 , 聖 靈 已 在 我 們 裏 面 , 恩 膏 的 教 訓 會 在 凡 事 上 教 導 我 們 , 要 緊 的 原 則 是 把 所 有 遭 遇 的 解 釋 放 在 聖 靈 手 中 。 總 要 記 得 我 們 不 是 主 , 不 能 說 人 得 罪 我 就 是 得 罪 主 , 特 別 當 弟 兄 有 災 難 , 困 苦 時 , 基 督 在 我 們 裏 面 的 愛 叫 我 們 不 忍 心 有 任 何 解 釋 , 知 道 這 解 釋 是 在 當 事 人 手 裏 , 在 聖 靈 手 裏 。 基 督 徒 常 會 做 不 仁 不 義 的 事 就 在 這 些 地 方 。

聖 靈 中 有 許 多 苦 難 , 有 些 是 有 罪 的 成 份 , 但 沒 有 人 可 以 把 自 己 擺 在 聖 潔 的 地 位 上 , 來 責 備 別 人 。 那 個 解 釋 是 當 事 人 自 己 到 主 面 前 去 , 聖 靈 開 啟 他 的 眼 睛 , 給 他 看 見 苦 難 的 意 義 是 什 麼 , 這 樣 的 解 釋 才 能 把 這 人 , 這 團 體 帶 到 神 的 旨 意 裏 去 。 而 聖 靈 若 解 釋 , 一 定 是 第 一 人 稱 , 而 不 是 第 三 人 稱 , 沒 有 人 可 以 用 第 三 人 稱 去 解 釋 , 這 也 是 約 伯 的 三 位 朋 友 所 犯 的 大 錯 。

所 以 當 苦 難 臨 到 , 每 一 個 當 事 人 ( 團 體 ) 都 應 該 到 主 面 前 去 蒙 光 照 , 知 道 原 來 這 些 苦 難 臨 到 他 是 什 麼 意 義 , 然 後 這 人 才 能 從 苦 難 中 學 到 正 面 的 屬 靈 教 訓 , 而 不 是 負 面 的 。 我 們 應 該 在 主 前 學 習 , 不 輕 易 指 點 別 人 , 隨 便 解 釋 別 人 的 遭 遇 , 因 為 這 解 釋 的 工 作 , 聖 靈 從 來 沒 有 交 在 我 們 手 裏 。 當 聖 靈 在 人 身 上 解 釋 時 , 他 就 能 說 , “ 我 怎 樣 、 怎 樣 ” 而 不 是 “ 他 怎 樣 怎 樣 ” , 這 也 就 是 為 什 麼 從 1:12 開 始 , 聖 靈 大 轉 變 , 從 “ 他 ” 轉 到 “ 我 ” 的 原 因 。

就 像 那 個 晚 上 , 夜 深 人 靜 , 年 輕 的 媽 媽 已 帶 著 兩 個 幼 兒 去 休 息 了 , Jammie 說 , “ 但 我 知 我 所 有 的 罪 , 主 在 十 字 架 上 都 為 我 擔 負 了 。 今 天 我 們 面 對 的 這 一 切 , 是 祂 的 恩 典 , 也 是 祂 對 我 的 操 練 , 讓 我 們 夫 妻 二 人 能 更 裝 備 好 , 學 會 做 父 親 , 做 母 親 , 也 做 一 個 真 正 服 事 祂 的 人 。 ”